您好,请 登录注册

青朴——苦修者的圣地

FANHALL ID: if01920
> 投票或上传图片(2)
> 浏览/分享相关视频(0)
评分: (不足5人暂不计算)
(共 0 人评价)
片名: 青朴——苦修者的圣地
其它片名:
导演: 段锦川, 温普林
片长: 分钟
年份: 1992年
类型: 纪录片
国别: 中国
语言: 藏语
格式:
制作机构: 北京恩氏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影片概述 . . . . . .

 青朴是西藏著名的圣山,千百年来无数的高僧大德在此修行。1989年,我们跟随几位出家人上山,拍下了他们的镜头,三年之后重访他们的踪迹,进一步贴近了他们的生活。作为凡夫俗子能与之深入的对话,似乎也参悟出其中的哲理,然而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的个人选择,是对杂沓纷乱生活的自我超越。

导演阐述 . . . . . .

在一阵鸟语花香中我们醒来了。那鸟叫得真好听,后来我再也没听到这么好听的鸟叫声。只有青朴的鸟才这么叫。想想城市的什么“爱鸟乐园”,一个大网子里的鸟假装自由飞翔,看着真他妈造孳。那些鸟的眼神都很不卫生。有的鸟很坏,欺负个小孩什么的,有的鸟就会盯着你手里有没有虫子。那种鸟的叫声确实不一样。更恶劣的是大清早遛鸟的人,鸟笼外边都套了一个罩,提在手里一摇一晃的,问他为什么,说是鸟在黑暗中扑煽着翅膀有飞翔的感觉!

青朴的鸟叫,叫完了之后,有空间的回响,带有一种在空气里面地震荡。而且西藏高原的清晨空气湿度也比较大,那样的一种空灵,那样的一种音响效果,真不是能用科技做出来的。

我们走出小房子,哇!不得了,秋天的山林颜色无比丰富,天特别的蓝。森林里一群一群的兰马鸡,灰蓝的颜色,拖着长长的大尾巴,跟鸡那么大。它们不怕人,离人很近。我们很饿的时候,下意识就想怎么没人吃他们? 当然后来就是请我们吃,我们也不可能吃了。

比如到广东,人家请我们很牛逼地去吃山珍海味。一看,一排排的笼子,竟然有孔雀!你说有只乌龟王八也就罢了。有点老鼠你不怕恶心,你吃。那么美丽的动物,南方的广东人也能下得去嘴。我真没法容忍他们。还有把一只狗完整地烧烤了之后,绑在摩托车后面,在大街上招摇过市。没毛的小狗被烤成焦黄的啮牙咧嘴露着,这帮狗日的,那简直是在吃你的兄弟啊!人类太丑陋。

到过西藏之后,我越来越忍受不了超乎于生存需要,仅仅是为了满足古怪的奢侈心而去选择食物的这种习惯,最他妈愚蠢了,这跟你维持生命没有任何关系。

看到这些鸡,我们也试图接近,咕咕叫两声,感觉汉语他们听不懂,对我们显然有戒备心理。满山各种各样的鸟都在叫。我们往山下一望,真太漂亮了!眼前渐渐开阔的视野,左右两边的山脉逐渐降低,往下沿伸。在晨雾中雅鲁藏布江闪亮在天际之间,飘过的云雾层层叠叠,云海茫茫,鸟鸣与诵经声起起伏伏,真不知人间天上!

想起昨晚我们在黑夜里往上爬的时候,真是鼠目寸光。这时候,天一亮,突然发现这么开阔,这种心灵的巨大反差真让人震惊!昨天的疲劳全都没有了。

青朴太大气,坦然安然地躺地那里,远远地看着雅鲁藏布江在天边横过。

我们开始转山。东转西转,见了哪个洞都嘻皮笑脸的钻一钻。我没到过老山前线,但是听说过猫耳洞,士兵们猫在一个个所谓的猫儿洞里,一般不见人。在青朴也是这样,突然,你会发现一个人出现在你的面前。修行者的洞很小,我们试验了一下,相当于一个解放车的驾驶楼那么大。喇嘛们在里头也不躺着,盘腿打坐。有的洞很潮,滴水。

青朴实际是一座大山的名字,她坐落在西藏山南地区的雅鲁藏布江畔,这座山在西藏真是太有名了,因为佛教从印度传入西藏后,建立的第一座寺院桑耶寺就在青朴山下,历史上藏族的七个贵族青年最早在此剃度出家,印度的莲花生大师还在青朴山上开创了苦修地,带出了藏族历史上第一批觉悟者。

青朴是藏传佛教的第一处苦修地,这是由莲花生大师在此创立的,莲花生是现在克什米尔一带的人,古代叫邬仗那,他是那一带的密宗大师。

一开始是莲花生的舅舅寂护被藏王请过来传播佛法,当时西藏正信奉本钵教,寂护斗不过本教的那些法师,他只好回去把他的外甥请来。传说藏王派人浩浩荡荡地迎接莲花生的时候,在半路上就遇见莲花生了。莲花生说,我知道你们要请我,我就来了。

莲花生来了以后,在山南地区传播佛法,山南是个很富足的地域,雅鲁藏布江从那儿流过,藏族从那儿发祥。远古的传说中藏族的祖先是一个罗刹女跟一个顽猴交配的结果。罗刹女是天上观音菩萨的化身,为了把这个顽猴的心收回来,幻化成罗刹女下凡,繁衍了这个民族。一般人听到这儿,还以为跟西游记有关系,其实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与其说跟西游记有关系,还不如说跟达尔文有点关系,西藏人也认为自己是猴子的后代。

莲花生跟本教在这一带展开了斗法大会。他显示了各种各样的法术奇迹,一路的降妖伏魔。在藏王面前两个教派展开了激烈的辩论,最后莲花生大师把所有的本教大师都斗败了。比如说本教抬出自己的本尊神、护法,抬出他们的法力,莲花生一下子就把他们的神都收为自己的小神。莲花生大师用的办法是先把本教所有的东西都承认、接纳下来,让他们变成一些小神,然后再把他们纳入自己佛教的大体系,替佛教来护法。通过这样的计谋,获得了藏王的信任,顺利地传播了佛法。

据说莲花生的功法不得了,一夜之间能用自己的手指头在山崖上刻画一百零八座佛塔。在和本教的高僧斗法的时候,他搬起一块石头把它变成了象粘粑一样的东西。这样的圣迹在青朴山上太多了。我们在青朴听了这些圣迹,脑袋完全处在飞翔的状态。这不比西游记好玩?

最上面山上在所谓的中心有一个小佛堂,里面有莲花生大师面壁多年映在石头上自然显现的形象。藏语叫“然炯”,天然形成的意思。一个人要是全神贯注地面壁,就象达摩一样,面壁十年图破壁,全身心的观想你面前的石壁的时候,最后石头都能凸现出一个佛像。是后人凿的,还是天生显现的,这咱没法证明。

这个形象被后人用矿物颜料和金给描了。那个雕像非常奇特,确实不象精心刻的那么完整,模模糊糊粗粗拉拉地现出一个人若隐若现的幻象。反正一千多年,人家就这么想念就这么传下来的,信不信由你。我们到处都听“然炯,然炯”。就是自显,自然显现,或者翻译成“天然的东西”。他们会跟我们说:“嗲,然炯,也”――这个你看吧,就是自然生成的啊,“也”就是加重语气对你说的意思。

后来我们跟那些文物贩子逗乐“嗲,然炯,也”。我们的同伴巴依老爷经常看见一个小妞也说“嗲,然炯,也”,“杜然炯”,“杜”就是女人的生殖器,天然一个仙人洞。还有一个说法叫“土恰,土恰”,意思就是天降石,天降下来的。有很多青铜的小动物,人像,那些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朝代的一种特殊的工艺,没法断代,也没法考证最初的用途。它属于那个民族、文化,所以我们把巨丑和巨粉的姑娘都叫作“土恰”。

西藏有很多东西的历史都已经被隔裂了,我的这些说法都很勉强,很难用科学理性的头脑来确定。只能说是被历代文明淹没了的,没法考证的工艺。比如说藏族戴的九眼石,是一种灰白色的石头,象一个条形的小柱、小石鼓。里面有很规则的花纹,或深棕色的,或黑色的。花纹一般都是罗旋形的,象眼睛一样。九眼石价值连城,好的要值几十万。它的学名叫瑟珠。据考证研究,这种东西是烧制过的玛瑙。但怎么把玛瑙烧成规则的图案,让它变质到这样的程度?现在也没有一个人真正的能用科学的道理解释清楚。

九眼石是西藏最值钱的一种宝石,而且被认为具有驱邪护法各种各样的作用,好处多得不得了。咱们现在科学这么发达,那么多的元素都能分析得出来,按理说很容易复原。现在任何东西都可以做假,造假的乳房、屁股之类的,打死我也分不出来。你一见有的女的“土恰”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万一是个男的变的呢,先打听清楚。这年头造假造得没有什么“然炯”。唯有这个瑟珠,不用作鉴定,一看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

你要在那个土地上,趁早,人家说啥你就听啥,非常简单,非常愉快地接受别人的文化。完了。在这样的时候,你要是真正懂得生命意义的人,不仅仅是要随遇而安,还要随意而乐而满足而享受。那就是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我们在那儿简直幸福得一塌糊涂,整天满山遍野的逛,永远有你意想不到的事。你一转一个小房子,银铃般的声音,下了半天决心,最后还是鬼头鬼脑的钻进去。一看啊,那么漂亮的小尼姑端坐在那里诵唱,真是让你怦然心动。有的老者很慈祥,很智慧,用手语比比划划,不知道什么意思,哇!哑巴也来修行,以为这碰上了个残疾喇嘛。最后,才知道我们太可笑了,人家那种修行是到了一定的时候要禁声的,不说话,为了自己的心静。声音对一个人从精神到灵魂的影响至关重要。禁声有一个月的,两个月的,也有三年的,也有永远再不开口说话的。这样的人后来我们也遇见了,关于这个以后再说。

我们遇见了几个很有特点的人物。其中有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尼姑,她总是蹦来蹦去的,离我们不太远,一但我们贼头贼脑地看她,她一下就跑了,消失了。她显然对我们这些外人也挺有兴趣,我们一下记住了这个小尼姑。

在青朴,你永远不知道这山有多大,水有多深。充满了突发奇迹的可能性。说白了,在西藏流浪还不是等着碰上一点古怪的事。哪怕碰上个妖魔之类的。

一开始,我们把西藏想象得,神呀鬼呀佛呀三头六臂满天飞,只要黑的地方,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碰上鬼。有时候觉得西藏的宗教充满了恐惧压抑。一进寺庙,“嗡”出来一个大喇嘛,血红的眼睛,一脸的凶相,正吓得发抖,突然人家冲你亮出雪白的牙齿,笑了起来。进西藏完全像入魔宫的感觉。有时候,又感觉非常崇高,崇高得不可企及。

基本一般的外来者不外乎两种心态,要么带着不同文化的眼镜假装寻找时髦的生命的本原、回归、返朴归真之类,要么就是跪在地上仰视。

我们最早关于西藏的印象就是源于一个流传甚广的电影《农奴》。这个电影给我们所有人的心里留下了一个恐怖的西藏印象。割舌头、剜眼睛、剥人皮,人栓在马上拖,所有的喇嘛全都是妖魔鬼怪,寺庙里的大佛都阴森恐怖,脑袋一拧,里面枪枝弹药就出来了。《农奴》对我们造成的心理影响简直太大了,巨大!半个世纪还在余音袅袅。

再后来呢,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一帮唯美主义的人试图用发现少数民族的那种美来对缺少色彩的自我生存状况提出质疑。好多摄影家、画家发现了一个仰视的西藏,所以我们看到的多半是趴在地上的视点,纪念碑似的构图,仰视的喇嘛在吹着牛逼号“嗡---”,灿烂的笑脸、铁塔般的汉子……

青朴这个地方特殊就特殊在她的平常、普通,这是一个非常个人化的修行圣地。一般来说,喇嘛给我们的感觉都是有僧团组织的,因为他们有集群、有巨大的僧房。而在青朴,修行者是零散的,你面对的每个修行者都是个人,一个人非常单纯地在那儿修行,非常安静、平常。既没有看到妖魔鬼怪,也没有看到菩萨。在跟这些出家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你能强烈地感受那种真正的慈悲,爱和关怀。他给你的几个手势,给你点点头,几个眼神,或者半通不通的给你说一两句汉语,他带你去哪儿喝茶或是领你去看那些“然炯”,指指点点地让你看山上的圣迹,这一切好象是他们的义务和责任。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远道而来青朴山朝佛的人都是不得了的人,都是很虔诚的信佛的人。虽然青朴是这么个有名的圣地,但他们见到的人还是太少太少了。

我们认识了一个瞎眼睛的老太太,老得已经没法再老了,老得皮肤基本已经象“变色龙”那种感觉了,皱纹巨深。她闭着眼睛,在太阳底下遮挡着一块小布念经。这样的意象,这样的一个一个破碎的、不完整的零散的画面,深深地刺激了我们。我们对这个世界真是太不了解了。

你在山上一看,几乎每两个大石头的夹缝之间,都飘飘荡荡地飘着上百米长的经幡,一道一道五颜六色迎风招展,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拉起来的。几座白色的佛塔分散地点缀在山间。

在青朴的日子舒服愉快轻松极了,都不知是怎么回到的拉萨。回拉萨的经历好象中断了。

(中国佛教文化信息中心提供 文/《苦修者的圣地》温普林)

获得奖项 . . . . . .


评论列表(0) . . . . . . ( 发表新评论 ) ( 更多评论 )

幕后花絮 . . . . . . (上传花絮) (展开所有)

影片图集 . . . . . . (更多/我要上传)

相关视频 . . . . . . (更多/我要分享)

对本影片资料作出贡献的会员 . . . . . .

4444(创建者)
ESvyOxCY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