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独立影像的“性/别”视野(六):顾雪

2020-09-12 01:39:14   来自: fanhallfilm
  编者注:
   
  "独立影像的‘性/别‘视野"是由曾金燕主持,有曾金燕、范坡坡、石头、明明、包宏伟、顾雪、张子木、杨弋枢和叶海燕等参与发言的一次在线讨论会。这次讨论会于2020年7月18日举行,讨论的议题包括“中国独立影像的‘性/别‘视野回顾”(曾金燕)、“酷儿身体的流散与去殖民化”(范坡坡)、“酷儿空间与视觉呈现”(石头、明明、包宏伟)和“女性意识在影像创作和影展环境中的体现与个人实践困惑”(顾雪、张子木、杨弋枢、叶海燕),以及部分开放性的讨论。
  
  现象网根据现场录音,将根据每位讲者的发言进行文字整理发布。为了便于阅读和查询,我们将在陆续发布完毕后以某种合集的方式来呈现这些发言,并为以后相关或者扩大化的主题的讨论留下参考文本。
      
  独立影像的“性/别”视野 :开篇(曾金燕)
  https://fanhall.com/group/thread/24756.html
     
  独立影像的“性/别”视野(二):
  范坡坡:酷儿身体的流散与去殖民化
  https://fanhall.com/group/thread/24757.html
    
  独立影像的“性/别”视野(三):包宏伟
  作为独立电影的酷儿影像
  https://fanhall.com/group/thread/24758.html
   
  独立影像的“性/别”视野(四):石头
  https://fanhall.com/group/thread/24759.html
  
  独立影像的“性/别”视野(五):杨弋枢
  https://fanhall.com/group/thread/24760.html
  
  ------------------------------------------------------------------------------------------------------------------------------------------
  
  顾雪:
  
  谢谢金燕的介绍,然后我觉得她刚才总结的那些,其实解答了一些我自己的疑惑,因为刚她谈到了一个社区问题。刚才大家很多的在分享的时候,其实可能是在一个社区,或者说是在一个你们已有的一个范围内在谈论的一些对于我来说是很专业的一些问题。然后刚才弋枢老师说她是这个圈外的这个旁观者,对于我来说,我觉得我更是一种可能相对是无意识者,在影像创作上去寻找性别意识。
  
  我叫顾雪,我是一名纪录片导演,我跟顾桃导演一起在内蒙古做内蒙古青年电影周,然后期间这两年也跟叶海燕女士和张子木女士在草原上一起做女性与影像论坛,然后因为自己也是作者也参加过一些女性导演的分享会。我不是一个理论研究者,我甚至觉得自己不算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女权运动者。燕姐都觉得我可能在女权意识的觉悟上是还未开化。
  
  我就想作为影像创作者和活动组织者和参与者跟大家做一些分享,然后也有一些困惑,希望能够跟大家一起讨论。
  
  我是15年开始拍摄独立纪录片,第一部作品就是跟顾桃导演合作的,今天一直在谈论性别的问题,我发现我第一部片子的确是关于性别,是关于少数民族、少数性取向叫《牡丹花开》。我们在新疆拍摄,当时因为顾桃导演一直在做关于少数民族方面的纪录片,然后他想做一个关于性别方面的议题的,就邀请我作为一个女性导演的身份参与,这个片子是由我们俩共同完成。因为我们俩都不是那种学院派,所以在知识上几乎就没有什么知识设限,完全处在一个,是这种跟拍记录和观察生活本身。
  
  最开始对于少数民族在新疆的状况的性别上的议题,我们开始想的是说跟宗教相关,因为伊斯兰是完全不允许同性恋的,然后我们是带着预设去拍摄。但实际过程中我们发现其实在乌鲁木齐这个问题并不是很严重,我们拍摄了三个主人公,一个是回族、一个是维吾尔族、一个是汉族。在这个里面其中一个回族是做了变性手术,然后他们其实没有受到宗教的困扰,所以当时我们拍摄的时候就要寻找新的视角。我其实在这个片子里拍摄的时候,对于LGBT这个群体,我完全是在感受和观察。然后我的感受可能跟别人不太一样的点,我自己回想起来这段拍摄经历,就是其中有一个是回族,他做了变性之后,她就是真的非常的女人,然后我在跟她相处的时候,她非常敏感,也很细腻,然后也很妩媚。我不确定这些词汇是否是属于女性的,就是来形容她,但是我在那一刻的某种程度上我开始反观自己,因为我觉得那时候我倒像一个没有性别的小伙子。跟她去打交道,再反观的时候我开始去看自己身上的一些女性的特征,然后还有一些女性的感受,我跟她还真的是处的挺来的,会以姐妹相称。
  
  最后这个片子其实我们没有以宗教作为切入点,最后是以一种自我认同,就是关于回族这个做了变性手术的人,就是关于她的心理的自我认同,然后关于她的家庭她的情感来讲,然后带出了新疆的一个LGBT的大的环境。
  
  我想跟大家来分享一张她的照片,让你们看看她有多美丽。是这个。拍完这个片子之后,我就开始感觉到说有一种身体上的女性的启蒙,这个启蒙可能跟我开始小的时候对生理上的一些感受不同,我开始可以欣赏女性的美。突然通过一个人来反观到自己女性特征上的一些,然后我会发现有一些我是有,但是我可能没有注意,这个就属于我在影像里,第一次的女性触感的启蒙过程。
  
  去年的时候我拍了一个纪录片叫《家庭会议》,他讲的是一家人坐在一起,两代人差不多是十个人,聚在一起在讨论其中一个住在ICU的家人该怎么办。我用了一个镜头,65分钟把这个会议记录了下来。对于这个片子,完全是没有策划的,是当时在现场才决定要拍摄的。因为我妈妈的家里有10个兄弟姐妹,就每年过年遇到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大家一起开会,所以和我的经验非常像。
  
  还有两个事情触动我拍摄这部纪录片。一个是我外婆瘫痪在我们家,我妈伺候她,期间她就跟我妈说,你能不能让我死?她觉得太痛苦了,然后我妈说你怎么说这种话,你上天没把你带走,我是不能把你带走的。
  
  我后来又遇到了一个我的朋友,他的外婆也是病重之后特别的痛苦,然后他回家之后家里人都没有办法做决定,因为如果要是留下来就得有人照顾,要花钱,谁都不愿意去承担,后来我这个朋友就说那就让她安乐死。正好有一个亲戚他就是在医院里,他能找到安乐死的这个药剂,然后他就给她打了这个药,他外婆就这样就死了。
  
  我在拍这个片子的时候是没有预期的,是我在拍另外一个片子的时候,当时突然他们说他们要去参加一个会议,然后讨论这样的一个事情,我就跟过去了,跟过去之后到了现场所有的记忆和这两件事对我的影响在那一刻就冒出来了,然后我就当场就决定说我要这么拍,我还做了一个尝试,就是我只用了一个镜头把这个过程记录了下来。我拍完这个片子,给自己的朋友看,当时吴文光看完之后,他就说他很喜欢,他说就是一个镜头、一个空间、打开了一个家庭内部的关系,然后他喜欢这种观念加现实的创作,最后他鼓励我说,“不要去跟男人较劲,女性是天生的感性强者”。我听完这话,我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性别本身会在创作上有不一样的显现。但是他点到了我之后,我就说这是属于一个女性的视角吗?还是说的确是有一些女性创作和男性创作当中有一些独特的东西,她有待被挖掘。
  
  这是第二次我对于影像创作身份上的一个自我认知。然后接下来就是《顾雪的影像日记》。因为也做了一些片子,就觉得说有的时候片子的制作也变成了某种你需要去有目的性的去完成,甚至去拿它来证明你是一个导演又或者你的一个身份。我有一段时间就会很反思这件事情,我就觉得说我跟影像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我进入了导演的想要创作的过程,但是我不能把它当成一种压力,我就想跟影像有一种更轻松的探索,后来我就开始做了一个叫《顾雪的影像日记》影像计划,我做了一个公众号,我会把我每天日常琐碎的,然后片段式的一些东西放到我的公众号上。
  
  其实对于纪录片的时间性,我是很感兴趣的。我觉得纪录片本身是比故事片有更多关于时间的讨论,比如他有一种实时性,我自己想要探讨的是实时性或者纪实性,就是说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会让你当时就看到,就是在强调一个时间。
  
  关于《家庭会议》,我用了一个65分钟的时间去记录它,也是我想对于影像时间性的一个实验或者是一个尝试,我对于这种东西好像自己比较感兴趣。是否可以请朱日坤老师帮我放一个,因为觉得跟大家做一个影像的分享,可能这个是最直接的。
  
  播放的视频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m3BDa9hmqc&t=29s
  
  金燕:谢谢老朱。谢谢顾雪,我们时间有点紧张,但是你还有没有补充要说的?
  
  顾雪:好,做完这个影像日记,就是把日常的放上去,后来有一个男导演就看完之后,他就说他觉得这个东西是没什么意思的,觉得说每天日常的一些东西就是像是一个vlog一样,他觉得是没有意思。这件事给我的反应也很大,我当时就开始想说到底就是说判断价值标准是什么,如果是说我们一直在一个男性或者说男权已经规定好的一个框架下去来讨论这个问题的话,我觉得这种讨论是没什么意义的。所以我最后想说我们到底应该做一个什么样的表述。
  
  我去年参加北京国际短片展,关于女性的一个分享会,其中主持人一直在问这个问题,多半讨论的女性的一些议题都是关于比如说女性跟男性的竞争,还有存在的各种不公平,我觉得这种东西一定是存在的。但是讨论到最后,我的感觉是如果每次我们的议题都在讨论这些的话,是不是会给大家形成一个既定的印象就是说一谈到女性、女权,我们好像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当人们想在听关于影像和女性之间的关系的时候,是否我们应该把它回到女性创作本身的本体上,就是这个是让我觉得困惑的,这个问题也发生在去年跟燕姐一起在做论坛。
  
  我们在做论坛的时候定义是女性与影像的论坛,然后我们在讨论的过程中,燕姐特别细致地把女权发展各种的议题都拿出来,然后我们还去列哪些是关于女性的电影,比如说关于单亲妈妈或者被性侵的女孩、或者是老年之后女人的性欲,我觉得这些都特别好,但是与此同时我也会有一个疑问,如果说让我做女性与影像论坛的话,那个一定不是我想要讨论的核心,这个我跟燕姐也有讨论,有产生分歧,我觉得接下来也可以让燕姐来进一步去聊这个事情。我自己感觉是一直在强调影像的一种社会功能,或者强调它的工具性或者传播力度,这个是否是在做女性影像的时候的首要?
  
  对于我来说,可能我会提出更多关于影像本身的一些关于个性的方式与表达,挖掘个体本身和她的关注点,还有女性特有的一种展现方式,我觉得这个对于我来说是我更想讨论的。然后我自己感觉到谈到女性或者是女权的时候,已经有太多的那种既定的印象,而那种印象甚至成为了一种框架,会让我们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好像是觉得那样才对。
  
  但是刚才金燕也说过说她也是多元的,我觉得一个核心的点是强调女性主义的本身,应该强调的是那种独立的思考的能力和一种个性的表达,在这个基础上你去探讨你跟你过去的关系,你跟现实社会的关系和他人的关系,然后你用影像做一种个人化的转化,然后形成一种自己的影像品质,我觉得是我做到现在我对于影像的一种思考和一种希望探索的方向。那就跟大家分享到这,谢谢。
  
  

  (顾雪是内蒙古青年电影周联合创始人;导演,代表作《家庭会议》)
  

你的回应...

请先登录后回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言

> 相关话题组:

电影论坛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