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张艺谋王家卫同场竞技 戛纳重现“中国年”

2004-7-31 17:21  来源:bigstar 作者:张江南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张艺谋王家卫同场竞技 戛纳重现“中国年” 


 


 距举世瞩目的戛纳电影节开幕(5月12日)只有二十天了。由于今年戛纳竞赛单元席位竞争程度之激烈远非往年可比,以至于组委会不仅将官方公布最终入围名单的日子推后到本月26日,连4月中旬报名参赛影片的制片方即可得知结果的惯例都被打破。直到即日,记者终于通过各种渠道,从组委会选片部门负责人处得知华语电影入围的确切结果:张艺谋的《十面埋伏》、王家卫的《2046》和另一部华语片(王超的《日日夜夜》)为华语电影争得三个竞赛单元席位,由国内青年导演杨超执导的处女作剧情片《旅程》将参加"一种关注"单元的竞赛。此前众望所归的贾樟柯的《世界》和顾长卫的《孔雀》都将无缘戛纳,而台湾导演侯孝贤的新作《咖啡时光》尚有一线生机。不过注定的是,今年的戛纳会是久违的"中国年"。

  张艺谋重返戛纳

  张艺谋作为世界一流著名导演,上一次带影片参加戛纳电影节是十年前的事(1996年,关于旧上海黑帮及风月题材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因摄影师吕乐的出色表现获了技术大奖),这听来似乎有点不可思议。我们知道张艺谋凭《红高粱》拿过柏林最高奖金熊奖,凭借《秋菊打官司》和《一个都不能少》捧过威尼斯的金狮,却始终未能染指代表世界艺术电影最高荣誉的戛纳金棕榈大奖。十年里,张艺谋前有《有话好好说》(1997年)因某种原因撤出戛纳,后又因风格大变主旋律色彩浓重的《一个都不能少》(1999年)未获戛纳赏识,而与电影节主席雅各布闹掰,从而导致这期间威尼斯和柏林始终作为张导演幸福却又尴尬的退而求其次的"垫背"。此次,《十面埋伏》的入围,根本原因并非影片水准或导演的知名度,关键还在于与其艺术观点不和的雅各布主席的光荣离任。电影节新任主席给了张艺谋"回头"的请柬,但《十面埋伏》能否复现甚至超越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在戛纳创造的奇迹,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期待。

  2046》戛纳定输赢戛纳

  《2046》作为王家卫导演继《花样年华》之后的新作,耗时5年,耗资过亿,可谓导演呕心沥血之作。作为戛纳电影节的常客,影片制作完成后便顺利入围,可说没有半点悬念。大家更关心的是,这部汇集了梁朝伟、张曼玉、章子怡、巩俐等最具国际影响力华人巨星及王菲、张震、木村拓哉、刘嘉玲等超人气亚洲明星的超豪华制作、据传故事诡异奇特、视觉风格现代的电影,究竟会是怎样一部作品,能否在嘎纳刮起新的旋风,能否不负观众多年的等待。这一切将在五月的戛纳提前揭晓。

  此外,我们知道此前王家卫的影片只有《花样年华》在商业上取得了好的成绩。但制作费用远远超过过去所有影片的《2046》,使得该片的7家投资公司都已不得不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而此片的成败亦将影像王家卫及其电影未来的命运,于是嘎纳将成为他决一死战的战场。只能一把定输赢,《2046》能否在戛纳获得好的反响甚至获奖,将命运攸关。

  这是一次坎坷的《旅程  

  《旅程》是一部由著名导演田壮壮担任监制、年轻导演杨超执导的低成本影片。该片由耿乐和女演员常洁萍出演,讲述了1993年经济大潮里,安徽某县城里两个相恋相伴的青年的理想旅程。"继续补习考大学还是下海做生意,是那时侯大多数年轻人要面临的事关一生的选择。"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第一次执导长剧情片的杨超曾这样诠释他这部自传色彩浓重的作品。导演杨超曾以毕业作品《待避》获得2001年戛纳电影节电影基金组"青年导演奖"。而本片仍有着可以清晰识别的学院派影片的各种特点,比如片中有着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作品有《永恒的一日》、《雾中风景》等)式的极其复杂的长镜头场面调度,也有安氏喜欢的"寻找"命题。导演自己也不否认,这是一部向他最崇拜的导演安哲罗普洛斯致敬的电影。不可否认,《旅程》是部有诚意的艺术电影,市场前景同样黯淡。而其前期拍摄超支的"事故",也一度导致影片被制片单位勒令为"搁置"状态,以至于后期制作拖了整整一年才得以完成。

  《旅程》讲述了一个生命坎坷的故事,电影本身的制作过程亦验证了这种"坎坷"。于是,如今最终入围戛纳"一种关注"单元的结果,既是令人震惊的,更是一种安慰,一个有想法的年轻导演将赢得更多人的关注。

  无缘戛纳的《世界》、《孔雀》及其他  

  贾樟柯的野心之作《世界》无缘本届戛纳,着实有点意外。影片虽保持导演一惯的拍片水准,但并没有做出实质性超越的事实导致了最终的失落,也是情理之中。世界电影格局每天都在变化,风起云涌,大浪滔沙,只有执着追求勇于探索进步的导演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今年的戛纳让我们真正领悟到贵族影展和艺术的残酷性,电影圣殿真的不只有美女和镁光灯,戛纳绝对不是菜市场,不是谁说去就能去的。幸好,《世界》还能去威尼斯,《孔雀》亦然。

  侯咏的《茉莉花开》临时取消了预定的两场不公开的商业放映。而李欣的新农民电影《自娱自乐》当然也没能兑现冲击嘎纳的豪言。当然诸如此类者,还不只这些。待几天后戛纳大榜揭晓,一切拿戛纳说事的幌子都不攻自破,戛纳的美酒与荣耀只会留给那些真正值得我们尊敬的有才华的电影作者,观众们的目光也一样。

  不管怎么说,今年的戛纳有如此之多的华语电影亮相,真是一件好事。久违了,上一次是2000年,《一一》、《鬼子来了》和《花样年华》的各自载誉归来。今次,中国电影是否有这么好运气难说,但可以肯定的是,所有入围影片都是有竞争力的,我们只等着看好戏吧。(张江南)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