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六代导演“出土”记

2004-6-8 10:23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作者:小尧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各种电影充斥着上海的银幕,各种身影穿梭在影视节目交易会上。昨日下午,一场没有大做宣传的上海电影节论坛却吸引来众多听众,中央戏剧学院的老教授、国外媒体的记者、国内各大媒体的记者将论坛的现场塞得满满当当。据说,这是上海电影节开幕以来最受注目的一次活动,比任何明星的到场都要轰动。首次参加中国电影节的曾经被“封杀”过的“地下电影”导演贾樟柯、王小帅、朱文等人集体亮相,和美国权威电影评论家大卫.鲍德威尔、日本电影史学评论家佐藤忠男、韩国电影评论协会主席郑用琢共同参与“中国新电影导演对话国际著名影评人”活动。从“地下”到“地上”的公开集体亮相,俨然是第六代导演的一次“出土”记。


  阳光印象———第六代导演谈解禁


  第六代导演一直是中国电影市场上的一个无法大众化的名词。王小帅说,上世纪90年代,自己就已经开始了独立电影人的生活,当时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拍了电影却无法放映,“其实我真的不希望自己拍的东西就这样无法找到观众,于是就想尽办法。当时中国第一部地下电影,可以称得上最早的一次放映就是在一个老外家里,我并不想这样,可是实在没有办法”。不过自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第六代导演逐渐被解禁,他们终于被主流社会认可,从“地下”到了“地上”,他们如此回答进入“体制”后的感受。


  贾樟柯:以后的舞台是年轻一代的


  我并没有觉得我现在就是回归主流了,第六代的复出可以说是从一种体制进入到另一种体制之中,幸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们这批人就开始坚持用独立的态度去表达自己,而现在我们终于进入到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所以以后的舞台是年轻一代的了。


  朱文:分不清身处体制内还是体制外


  我自己拍摄电影的时间比较短,以前是当作家,后来才当导演,所以直到现在我仍然分不清体制内和体制外的电影到底是什么,但我是“地上”的和“地下”的电影都拍过。


  王小帅:观众以后有福气看到我们的电影了


  其实和朱文一样,我自己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想分清楚体制内和体制外的电影,但现在我还是不明白,不过我觉得观众以后应该会有福气看到我们的电影了。上世纪90年代初,我们的电影找不到电影厅去放,而现在空间多了,有地方放了,这当然是好事。


  大树小草论———第五代导演陷入危机


  第六代导演在本届上海电影节上可谓风光无限,当美国著名影评人大卫说,在法国等地,贾樟柯是目前最受欢迎的中国导演。贾樟柯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总是率先被外国记者“领掌”。而在人们似乎都急迫地希望中国第六代导演纵横天下时,第五代导演仿佛成了一道天然屏障,阻碍了小草们的阳光。于是就有了一种声音,第五代导演陷入中年危机。


  大卫.鲍德威尔:大环境才是最重要的


  中国的电影我一直很关注,可惜的是第四代导演的作品我看的比较少,但我知道在国外,中国第六代导演的作品很受关注,比如贾樟柯的《站台》,我自己就看了两遍,还有王小帅的《十七岁的单车》。而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作品我也喜欢,不过我觉得中国第五代导演比较重视历史事件,张艺谋、陈凯歌的作品被西方所欣赏,电影语言很华美,很丰富、传统,有学院派的风格,而第六代则不同,他们和我们的视线是同一层面上的,关注大众文化,关注年轻人,注意现在的感受,很形象,肢体语言丰富,体现了多元化的风格。其实年龄对于中国电影导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共同营造的大环境。


  佐藤忠男:第六代导演的行为方式更普遍化


  总体来讲,中国第五代导演的作品都不错,但是他们对人物的理解太理想化了,倒是中国第六代导演的行为方式更普遍化,人物很真实。日本其实也有像中国第六代的导演,我认为如果观众认可了这些导演,他们的欣赏水平和素质就提高了。


  外国大夫开药方———国际影评人支招中国电影人


  昨日的这场论坛其实有诸多精彩话题,不过正如王小帅所言,请国外影评人来上海电影节,就是为了让这些“洋大夫”给中国电影开开方子、提提建议。或许是大家的思维方式不同,各位影评人的“方子”各有趣味。


  大卫.鲍德威尔:数字化才能把电影还给老百姓


  大家都在谈论各国的电影票房和电影产业,其实在美国,电影一直是中产阶层的媒体,而不是大众的。我认为中国乃至亚洲,其实不应该把电影产业作为一种大众化的媒体去发展,它也应该是一部分教育、收入有保证的人享用的艺术品。而只有数字化才能真正把电影还给老百姓。


  佐藤忠男:全世界不卖座电影联合起来


  好莱坞最卖座的电影总是那种破坏性很强的电影,以前为了吸引观众,投资方就破坏50辆车子,后来刺激不够了,就破坏100辆汽车,再后来不行,就干脆沉船算了,再后来沉船不行了,就干脆破坏地球。但我认为好的电影肯定是不会搞破坏的,希望中国第六代导演也能多拍好电影,而不是去搞破坏。虽然非破坏的好电影赢利总是很低。我希望全世界不卖座的电影都联合起来,建立机制对抗好莱坞。


  郑用琢:中国应该降低四分之三的票价


  中国电影要发展,一定要降低票价,我认为合适的比例是降低四分之三的票价,让票价降低到现有票价的四分之一。我原来还以为中国电影的票价会很便宜呢,结果来一看,和韩国电影票价一样贵,这样一来,老百姓只好在家看盗版碟了,电影也就无法得到良性发展。其实并不是电影本身不好看,而是老百姓的口袋里没那么多钱。而且我有一个观点,导演拍电影一定要先拍本国人看得懂的电影,如果本国的观众都看不懂,那外国观众就更晕了。中国导演不应该只为西方电影节拍片,而应该为自己的老百姓拍电影。


  复出表情———不敢给点阳光就灿烂


  和第五代导演功成名就后的华丽皱纹相比,中国第六代导演只能用一种相对沉重和谨慎的表情去面对更多的群体。在论坛上,王小帅、贾樟柯的表情就一直很平静,甚至有些肃穆。“出土”、复出也许并不意味着凯歌响起。


  王小帅:这是我们的第一步


  从去年开始,中国电影对市场的关注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投资方对给第六代导演投资信心并不大,因为他们不了解市场对第六代的答复,现在他们自己也没有结论。虽然上影方面给我和贾樟柯都投资拍了新片,但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步,只有当我们的作品进入主流市场后,可能才会有一个结论,但我认为结果可能和投资者的信心不匹配。现在是中国电影最关键的时刻。


  贾樟柯:我们缺的东西太多


  我刚拍了新片《世界》,这是我第一次与市场结合做电影,虽然目前各方都很注重电影产业化,但是这方面我们缺的东西太多了。我们缺少一个相对年轻的制片人群体,缺少有想象力的发行营销群体,这并不是熬夜少睡觉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我们面对的困难太多了,大家只能一步步来试验。而中国导演面临的事情就更多了,负担更重。


  第六代导演简介


  张元


  早期代表作:《东宫西宫》《过年回家》等


  复出代表作:《看上去很美


  这部根据王朔小说改编的影片,是一部以3岁儿童方枪枪的视角讲述成人世界的影片。


  复出感言:拍摄观众喜欢看的影片。


  贾樟柯


  早期代表作:《小武》《站台


  复出代表作:《世界


  这部与上影厂合作的影片是贾樟柯恢复身份后拍摄的第一部“大众”口味的影片。


  复出感言:我会努力,在这个关键时刻,争取观众和市场。


  朱文


  早期代表作:《过年回家》(编剧)《巫山云雨》(编剧)《海鲜


  复出代表作:《云的南方》(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参赛片)


  徐大勤一直想去云南,退休后终于了却心愿。他来到云南,来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最终却从一个特殊的环境中,用一种特殊的视角对生命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


  复出感言:在中国做电影很难,做另类电影就更难,但还是要面对现实,因为没有其他的选择,处在目前这种状态的我们,就像是在玩一场游戏,游戏的规则就是你要在一个夹缝里自由起舞,那很好,但如果你不能适应在夹缝中跳舞,就成问题了。寻找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这才是关键所在。


  王小帅


  早期代表作:《苏州河》《十七岁的单车》(《自行车》)


  复出代表作:《我十一


  复出感言:受邀本次论坛,对我而言非常意外,让我高兴的是《自行车》终于能够经电影局重新审查通过能够上映。这次论坛尽管只是讨论一些技术上的问题,但是我已经百感交集。在新片《我十一》中,我想关心下一代中年人的状态,他们的诡秘关系、信任危机和道德的不确定性是我在以后的影片中希望关注的。


  李欣


  早期代表作:《花眼


  复出代表作:《自娱自乐》(上海电影节开幕片)


  李欣是第六代,但幸运的是他的影片还没有遭到过不能公映的命运,其当年的第一部作品《花眼》,大不了因为太个性化,而让一些观众大呼看不懂外,没有其他压力。经过努力,本次李欣终于邀得尊龙、李玟主演了一部大制作影片《自娱自乐》。


  复出感言:我一直想强调第六代这个词,但新的电影是中国所需要的,我希望我能保持一种新的头脑。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