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寻找拍独立电影的可行性

2004-4-18 0:22  来源:南洋网 作者:谭伟富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本地独立电影创作人何宇恒的作品《min》是国内影史上第一部代表大马角逐法国南特影展的参赛影片。他与蔡明亮一同在南特影展竞选荣誉,最后该片荣获法国南特影展的特别评审团奖,而蔡明亮导演的《不散》则获得最佳导演奖。


走影记》特邀约本地另一位独立电影创作人谭伟富访问何宇恒,畅谈何宇恒获奖的感受和有关国内独立电影的情况。


 
我在电话中邀何宇恒作访谈时,他爽快答应了。我们约好在PJ某餐室会面,见面时我告诉他,其实在中国导演吴天明的电影《首席执行员》(C.E.O.)的座谈会时,我们已见过,他老实不客气的说《首席执行员》很法西斯主义,很令人讨厌﹗我心想,有话直说,或许是个好的开始。


国内独立电影不易为


刚完成拍摄工作赶过来的宇恒,脸泛笑容, 以不缓不急的声调畅谈他在国外参展的经历。


伟富:听说你的电影《min》在国外得奖,是吗﹖


宇恒:其实整个过程的形成,主要是机缘巧合。当时,我看到法国有一种合作拍片的计划,其实这种合作形式在国外已很普遍,大家同样都在寻找制作影片的可能性。当初,我只是抱着尝试的心态申请,没想到竟然被选中。


伟富:接下来呢﹖


宇恒:我的申请被选中后,对方进一步要看我的作品,正好,我手上有部刚完成的作品《min》,这是我替电视台拍摄的电视影片。我拍摄的影片,必需符合对方要求的1小时长度。因此,我剪辑成78分钟的长片送去法国,那是我满意的作品。


伟富:电影《min》还有参加其他影展吗﹖


宇恒: 影片也曾送去参加新加坡电影节和意大利都灵影展。结果,没想到概括三大洲的法国南特影展主席,竟然非常喜欢我的影片。经过一轮讨论后,他们决定让《min》参赛,打破了该影展有史以来两个纪录,第一,接纳了《min》所采用的beta影片规格(向来影展只接纳35mm的影片规格),第二,《min》是影史上第一部代表大马的参赛影片。我感到非常荣幸,竟然能与蔡明亮导演一同竞选,当时他以电影《不散》参赛,而我们都知道蔡明亮是大马人,换句话说,其实这次影展空前的出现了两个大马人的作品,可说意义非凡。


其实,早在颁奖礼前,有关《min》的评论已出现在报章,深获影评人的好评,我看过那些影评,觉得他们把我的影片写得还蛮透彻。结果,《min》荣获影展的特别评审团奖,蔡明亮导演的《不散》则获得最佳导演奖,我感到很开心。


两个大马人扬威法国


我聆听宇恒的美好回忆,并记下他难得的参展经历,相信这对于自己,或其他正努力拍摄独立电影的朋友,是那么的令人振奋。虽然事情已过去,可是,从宇恒欢欣语调的描述,仿佛得奖的画面重现。我继续追问他当时的感觉,好让大家感受到他那一刻的心情。


伟富:领奖时,你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宇恒:领奖时,我没有特别的感觉,虽然这是我生平首次在国外得奖,而且还是我的第一部作品。我的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可是心里却想着下一部影片。也实在很巧,适逢影展25周年纪念,我与同行的James Lee都被当时特别浓厚的气氛所感染。我们把握难得的机会,与在场的电影制作人交流,为日后寻找合作的机会。


接着宇恒告诉我南特是“小王子”的家乡,他禁不住赞叹那里的景物古色古香。他也与我分享法国人如何的重视电影和导演。


原来宇恒很喜欢法国导演高达,他曾经想过,如果没人帮他拍片,他会去找法国人帮忙。


宇恒很清楚,得奖的快乐是短暂的。宇恒分享了他出国的经验后,我与他谈起国内独立电影的情况。我俩都有同感,独立电影在国外受重视,尤其在法国经历电影新浪潮后,作为电影导演的一直处于崇高地位,富个人风格的作品较容易获得认同,反观大马独立导演的遭遇就没那么理想。


基本上,宇恒属于务实型导演。他不喜欢抱怨,很有自己的看法,而且轻易看透问题的症结。


伟富:谈谈大马独立影片不获认同的原因?


宇恒:我认为大马独立影片得不到认同和支持,并不是观众的问题,只能怪大马教育的失败,导致文化层次普遍低落。


伟富:那么你又如何看待国内独立影片创作的情况﹖


宇恒:首先,我对大部分导演创作剧本的能力感到置疑,他们对主题的了解并不深入,常看到的现象是,喜欢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要给人感觉高深莫测,还有,我最讨厌影片讲一堆大道理。我认为,要拍好一部影片,最好先从拍纪录片开始,多观察事、物和人,尤其是先学会“做人”,我指的是“认识自己”。千万别相信因为科技的普及和社会的便利,电影就很容易拍。我认为,事情太容易,思想上更需要作挣扎。我们必需思考创作的原动力在哪里﹖必需要有表现的欲望,怎样去塑造和如何能够得到良好的发挥﹖


听到这一番话,心里感到特别受用,认同宇恒的看法。大马独立影片制作人,有必要自我省思。多了解自己与创作,这有助于作品的素质。我认为,纯粹只有激情并不够,自我提升,学会“做人”(宇恒所说),才能拍出好作品。


在结束前,我向宇恒询问他正赶拍的第二部作品《》(暂时定名)的消息。他说,影片从去年11月开拍至今年3月,将要完成,风格与《min》完全不同。至于会是怎么样的作品﹖他笑答不知道。相信我们这位“顽童导演”,绝对不会拍一部“平庸”的电影献給大马观众。


何宇恒简介:


毕业于美国爱荷华州立大学电机工程系,现以自由人身分参与电视广告制作,专注于独立电影创作。拍过两部短片与无数电视纪录片,《min》乃第一部长片,该片荣获法国南特影展特别评审团奖。


谭伟富简介:


自由广告人,喜爱电影,尝试独立电影的创作,作品《高速公路》,荣获第一届 Try-Cam独立短片公开组优异奖,制作另一部短片《再见冰皮树》(Looking ForKapur)。


何宇恒的所爱……


音乐


何宇恒提到音乐对他很重要,音乐在他创作里面,占有相当多的激励成分。其实,一个创作人,必需涉猎各艺术领域,作品才不至流于肤浅。


原来宇恒接受音乐的类别还蛮多的,他听外国民谣、20世纪交响乐、古典乐、爵士乐和World Music、还有流行乐(只听王菲)。


文学


宇恒从文学学会“看”的功能,看清楚事情的“实相”。他强调好的文学作品,能让他从中看到“看不到”的东西。


像日本文学作者村上龙、谷崎润一郎(擅长描写唯美及性变态)和宫本辉(擅长描写回忆和遗憾),都是他喜爱的。


导演


谈到喜欢的导演,他表示喜欢的导演相当多,法国导演方面,除了高达是他的最爱,还有布烈松(Robert Bresson)和拍《大幻影》的雷诺。


宇恒也特别提到中国第六代导演贾樟柯,他觉得贾樟柯是近代非常出色的导演之一,接着有土耳其导演Ceylan、伊朗导演阿巴斯、日本导演成濑己喜男、苏联导演Sokurov、还有香港导演周星驰。没错﹗是香港导演周星驰。


提到周星驰,宇恒一脸狐笑,他坦言就是喜欢周星驰电影里的反叛精神。其实,他自己骨子里也一样反叛,尤其在创作方面,他会一直秉承着颠覆的观念,拒绝与一般、通俗或重复靠拢。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