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老男人的party”观影记录

2007-8-21 10:34  来源:www.fanhall.com 作者:沙丁鱼2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所谓老男人,其实这些导演大多也就三四十岁,一场吃喝玩乐+志同道合的朋友party,小型记录片放映会。周六18号放映赵大勇《南京路》、徐辛《火把剧团》、王我《热闹》,周日放映黄文海《梦游》、胡新宇《男人》和周浩《厚街》,不过周日我有事去不了,这里只记录周六观影。


 


片名: 南京路


英文名:Street life


片长: 98 mins


年份:2007.3.


导演:赵大勇


制片人: 赵大勇   


摄影/剪辑:赵大勇


录音:李青               


公司:大道工作室


 


片名:热闹     


英文名:Noise


片长:62 mins


年份:2007


导演:王我


摄影/剪辑:王我


 


片名:《火把剧团         


英文名:Torch Troupes


片长:110分钟/110 min


年份:2006.12


导演:徐辛


制片人:徐辛           


摄影/剪辑:徐辛  


 


2007-8-18“老男人的party”观影记录


 


奥运会已于12天之前进入倒计时一周年,报纸、电视等媒体铺天盖地都是有关组委会事无巨细的一切报道,从场馆建设到主题曲编写,讨论得热火朝天,包括用长跑、骑自行车跨越各省市身体力行“为奥运尽一份力”的民众。据说国外某机构作民意调查中国人是90%支持奥运,如果不计较统计数据获取途径的合理性,我相信这绝对是一个空前绝后的数据,因为甚至对一个发达国家来说,这样大刀阔斧进行劳民伤财的工程也难免要掂量良久,难道中国纳税人真的只有千篇一律的赞扬声吗?



王我(右)


 


    事实上,当我看到《热闹》申奥成功那一夜,国旗飘扬,成千上万的人涌上街头喊着口号,举着标语狂奔,鞭炮声、汽车喇叭声沸沸扬扬无一刻停息,这样极其喧闹的街头,给人感觉却是彻骨的寒冷。因为在这之前,影片还有长达40多分钟在日常生活随时可见更为热闹的场景,包括孩子满月而极其夸张的喜庆场面——礼炮和武装保安,以及司空见惯城管对小贩的“执法”,在公园里据说在作传销活动人群做着极富煽动力的动作,采用俯拍的车站人山人海,感觉镜头无论如何转动都人群将满溢出来……这时你会发现那些庆祝场面的苍白无力和自欺欺人,狂欢不过是一种虚张声势,对这个强调集体荣誉的国家来说人民生活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因此最后晃动着的城市夜景,在有节奏的彩炮声显得格外意味深长。


热闹》是王我的第二部作品,比第一部《外面》显得更加短小精悍,并且开始带有强烈的主观性,而两者共同之处在于拍摄者的置身度外,没有特定事件或人物,看似漫不经心的抓拍却带有窥一斑而见全豹的用心。影片结束后观众大多保持沉默,有人提出最后镜头是否存在暗喻,王我说:各自体会吧。



赵大勇


 


相比之下,赵大勇《南京路》虽然也是截取街头场景,但他选择了特定人群-在上海这个大都市繁华街道上的拾荒者,那些宁愿靠自己捡瓶子也不愿乞讨的人,当然有些也偷窃,小安徽是笑着说他被抓进去的经历,还有那个小孩也是笑嘻嘻的说起丢弃自己的妈妈,眼睛里却带着失落。影片主要是围绕着“黑皮”的周边人员进行捕捉,并在做到了前后呼应,片头大胖子所说的顺口溜与在广场上孙悟空动画屏幕下疯掉了的黑皮,不过导演在答观众说这是剪辑时无意发现的,并非刻意而为。而他之前也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与他们沟通,成为好朋友后才开始拍摄,因此我们才能在镜头上看到他们的坦然自若和推心置腹的言语,胖子所说的顺口溜,常常引起观众会心的笑声,这些来自民间的另一种声音,对于这个全民皆唱“同一首歌”的时代来说,直接记录是最有力的武器。



徐辛和《排骨》导演刘高明



徐辛(右)


 


火把剧团》我已看过多次并写过感想,这里不再多说。徐辛在答观众问题时说到,其实李保亭也是很认真严肃的管理歌舞团,他认为他做的也是艺术,这一点倒是让我有所反省之前的偏见。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ESvyOxCY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