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为我的片子作作秀

2007-1-4 15:38  来源:www.fanhall.com 作者:胡新宇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朱文说:生活都和身体有关。动物学者总结动物存在的两大任务是生存和繁殖。我不知道人类能离它们多远。


的确,我是靠偷窥起家的人,一脉相承至今,我基本已经把我和我家,以及我的朋友包括他们的家属出卖得差不多了。回想起那些白眼和镜头上的唾液和狗的牙印,让我不由地感慨起来。我确实孤独极了。在我前 2 年吹对象时,她最后的便条留言上写到:把有关偷录我的东西全部删掉!我对你的道德表示怀疑。


也许在这个伦理道德的社会里,我的拍摄对象只能被排挤到去寻找那些没有身份地位、不要肖像酬劳的陌生群体去。然而我一对社会了解甚少,二也没有对老弱病残的爱心,于是,我现在已经开始关心并开始拍猪了。


2001 12 月末快年根儿,我的朋友老苏被学校开除。为留纪念,他让我把办离校手续给拍一下。于是我就跟着去了他们的学校。从此我的机子在他离开太原之前就再也没有放下来——不管他愿意不愿意。


2002 年,我得到了哥哥给的 2500$ ,买电脑剪辑用。在这之前我从没有用过电脑。之后两个月之内一头雾水的把 Premire 攻克了下来。 6 月份,我去了北京,找贾樟柯看我剪辑过的片子。由于他太忙了,等了一个星期,最后他把我所有能联系到他的电话全部掐断了。我只有找当代艺术家宋永平,帮我联系我当时只知道的吴文光帮我看片把关了。


老吴给我腾出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看了我长 3 个半小时的片子。当时这个片子有一个诗一样的名字:孔雀东南飞,意思是剧中人都想往东南沿海跑。看的过程中他说了很多 其中的一句话说:"里头的单身生活很熟悉没想到你把他变成了电影 让我嫉妒。“之后看到我加了滤镜效果和电影音乐又说这种方式实在是拙劣. 看着看着他突然说:"我看懂了 这个片子应该叫男人”。我也马上反应过来,说:“对我就是想说男人这点儿事儿 要是您说的我没理解或不合我意我是不会听别人建议的”。他说:“我们多年都是这样教育的,加音乐、配解说,突出中心思想”。“你回去后你就以男人为主题朋友的去和留这不重要生活像垃圾一样 足以说明片里人没有什么可再留的必要了结局不要再交代谁谁去哪儿去哪儿了。”


记得我当时因为用 Hi8 拍的片段粗糙,就全部改成了黑白画面,还有一节,电视上播的金学峰的 MTV 由于当时是偷拍下来的,画面晃动得太厉害,我就撤了下来。然后换上了我后来对着电视拍的金学峰原版 MTV 碟的图象。结果对面老吴说:“你这段是翻拍的吧?”我说:您看出来了?”“纪录片一定要保持原貌,这就是纪录片应有的质感。”他说。


事隔两天 他电话里跟我说:“我有两个纽约来选片的朋友和几个国内的朋友一起聚会你过来吧。”那天我提了几斤香蕉就去了他家。开门看见了早就认识了的纪录片“老头”的作者杨天乙。杨天乙对我说:“听说你拍了部片子不错”。我说:“不好不好”。正在往冰箱里塞香蕉的老吴马上说:“虚伪,你又不是漂亮姑娘,说你好就是好”。


8 月份,我重剪完又过去,老吴说:“不出我所料,我相信你会是这样的”。


之后,我忙着加英文字幕参加柏林电影节,结果遭到拒绝。(之后连续就打碎了我 20 多个参加电影节的黄金梦啊!)


这个片子我一直没有放弃,不断的考虑删剪。说实话,自己的东西总是舍不得剪,但 3 年看腻了,也就狠了。但我对整个片子至今还尤为钟爱,同时也经常不时地骚扰一下老吴。有一天他终于烦了,回信骂我说,“人家艺术家的作品就象三妻四妾似的,不断地考虑新的作品,你倒好,逮住一个老婆死命操!你就拼命嘬吧!”。我看完信后很悲观,也很生气。我就回了几句,“这东西不是我老婆,‘她’是我的孩子,我当然愿意把我喜欢的花朵插在‘她’的头上,因为我非常喜欢‘她’”。


回想看过我片子的一小撮人的反应,都有不同的看法:有几个搞美术的让我为片子的精彩请客分酬;有从事音乐的说要配点儿音乐和解说;有个电视台的同学和他政治系毕业的老婆说我的片子没有中心思想;有艺术影片爱好者说我的片子象流水帐;有规矩的新婚少妇说老苏是个傻逼呀!有 24 岁女孩说你们男人真坏!有纪录片专业人士说形式感很强,可以拍故事片了;还有说我片子的结构不好。


再有的就是没过看我片子,但知道我参加过国外电影节的。他们热情地颂扬我,并在学校奔走相告。系主任和书记也一直希望我把我在电影节上的照片放到高考招生宣传广告上,并好心问我是否能在学校礼堂放上几场。 这和一个看过我片的人问:“你敢给你家里人看吗?”的话一样,我说:“不敢”。2005年我鼓足勇气让我哥看了,看到半中间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你跟他们都学坏了”。


由于我个人处世哲学和知识结构的贫乏单一,因为我没有混社会的能力,所以我基本上是不关心社会的。我只能在自己小小的生活和人际中间转来转去。我也觉得把自己管好拍好比关心社会治安强多了,我还是解决自己和身边的事情吧。经历和实践过我发现伟大太近和遥远都容易让人产生怀疑,渺小总在自己身上和身旁,俗气但可以信赖。没有什么是可以或不可以认为是宣传和教唆的。我畅想:没有道德,没有信仰,甚至没有思想,他 / 她依然有哭闹的权利。当婴儿在第一次被医生拍打脚心的时候,他 / 她怎么就不能怒火万丈呢。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