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三峡好人》:好人开始自救

2006-12-11 13:50  来源:网易 作者:毒得书少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极度爱一部好电影的时候,会象爱一个人,情最浓时反而说不出有条理的话来。在我的眼里,贾樟柯还是那个贾樟柯,我喜爱的就是他不变的情怀。并不是因为说《三峡好人》得了金狮奖才让我觉得它与众不同,它的与众不同是天生的,跟《世界》一样,跟他之前的其他作品一样。我甚至偏激地认为,那些去年鄙夷《世界》而现在猛夸《三峡好人》的人,其实并不真正了解贾樟柯。

世界》借“世界公园”这个浓缩世界来表现现实社会是取巧的,《三峡好人》借过客的游历眼光来巡视三峡库区,其实也是取巧的,但这两个巧取得好,后者更是紧密结合当下中国甚至世界最引人注目的焦点,反映了大部分中国人面临的生存状态,诉说在大时代背景下的凡人命运。如果说在过去的贾樟柯电影里大时代背景只是停留在背景音乐和影像上,作为一个个符号出现。现在主角则是要身陷这样的历史变动,眼看着江水慢慢淹没曾经住过的房屋,实实在在地跟随历史发生。

三峡好人》里最触目惊心的就是变化。三千年的古城,两年就拆了,这是城市的命运。在这样急剧变化的漩涡里凡人的命运就更不必说了。昨天才住过的房子,今天墙上就写上了大大的“拆”字。楼墙上的淹没水位线数字让人有今夕何夕之感,因为不久后我们注视它的角度将不复存在。面对这样的废墟之城,相信许多人都和我一样有心里被掏空的感觉。这是一个时代的寓言,旧的已经统统拆去,我们丢弃了几千年的传统,但新的还没建立,我们只能象库区移民一样流离失所、彷徨找寻。这其实是贾樟柯一直都在表达的情怀,这次他更直接就借“小马哥”说了出来——“这个社会不适合我们了,因为我们太怀旧。”。

好在这次他不再让电影的主人公继续彷徨,在那么多的变化背景里,贾樟柯先讲的就是一个“不变”。影片的英文名“Still Life”意思是“静物”,是不会变的东西。当镜头扫过那些楼房废墟,遗留在墙上“静物”一个个映入眼帘:写着“努力”两个大字的书法、不知道是学生还是工人的奖状、偶像明星的海报……每一件静物的背后都可以看到一个鲜活的人,现在,他们在哪里呢?他们的生活安定下来了吗?他们是否还是那样努力那样先进那样喜欢那个偶像?我多希望他们不会因这些巨大的改变而改变自己。在这个变动的世界里,韩三明是个闯入者,而且还是个倔强得难以改变的闯入者。他没有动摇过寻找妻女的决心,他以自己的沉默和坚决对抗周遭的一切,在船上被勒索的时候很沉静地掏出小刀,在遭到亲家冷遇的时候一再重复“我就是想看看孩子嘛”。在这个山西小矿工的身上,有着这个时代普遍丢失的坚持。

电影的两个主人公都是三峡的过客,他们都是来这里找人的。寻找的主题是贾樟柯过去电影的延续,在他之前的作品里,人物也都是生活在不确定的状态中,但他们始终是无力的,是随波逐流的。而本片一开始的寻人,其实就已经是一个不同,是不向命运妥协的举动。而最后无论两个人寻找到的结果如何,他们都为以后作出了决定。正如贾樟柯自己所说“中国的变化已经结束了,现在是大家都该做个决定的时候了。”其实变化永远不会结束,但对于一个个的个体来说,时代的步伐是无法改变的,与其等待外在来改变自己,不如坚决些,在变化中做出自己的决定。“三峡好人”的名字来自布莱希特的话剧《四川好人》,该剧探讨的是“改变人还是改变世界”的问题,在这里贾樟柯显然是选择了改变人这条路,象韩三明和沈红一样默默活着的好人,其实都是很孤独无助的,那个只同时出现在他们俩眼里的UFO,是他们维系的线——他们都是那么的孤独,他们期待的美好生活仿佛只在UFO时代那么遥远。在这样的无助之下,好人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变得坚决起来、开始自救。前面已经说过韩三明的坚持,沈红则是学会了坚决。从挥起铁锤敲开锈迹斑斑的锁,到留给无情丈夫一个远去背影,这个渐进的坚决过程,相信也可以感动你。特别是宣布决定前,轻偎着丈夫起舞。这应该是她独居两年来一直在梦里做的事吧,于是她实践了这个梦,然后在丈夫还疑惑不解的时候让睡梦苏醒,坚强地走向现实生活。赵涛的这段表演,是电影里最华美的篇章。

是巧合吗?今年最直面现实的两部好电影说的都是四川方言(包括重庆话),又都是发生在长江边上的故事,它们是《三峡好人》和《疯狂的石头》。真好,中国电影还有贾樟柯和宁浩,真是我们的幸运!多希望他们以后都能如现在这般,一个艺术一个商业,永远不拍假大空的东西,永远那么坦率地面对真实……唉,2006还没过去我就开始怀旧了,我是不是也不适合这个社会了。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