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CDFF:《排骨》导演高鸣访谈

2006-4-26 16:12  来源:www.fanhall.com 作者:朱日坤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你是怎么跟“排骨”认识的?


高鸣


朋友介绍我到他那里卖碟认识的。



怎么说服他接受你的拍摄呢?


高鸣


我拍摄排骨的想法是源于排骨和我的一次聊天开始的,哪天他和我聊他的失恋。我提出拍摄的想法,开始他有点犹豫,这和他从事的职业有关。我后来慢慢和他聊,排骨这个人有个优点,他和你接触一下,他能准确的看出这个人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后来和我说,其实之前有很多人说要拍他,但他没答应,之所以答应我,觉得我挺真诚的,是个实实在在做事的人。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什么时候开始拍摄的?


高鸣


我是20052月底认识的,3月初开始工作的,所以我们认识几天后就开始工作了



拍摄周期有多长?


高鸣


8个月左右,大概拍到11月左右结束的。



从现在的影片来看,你的拍摄空间主要是排骨卖碟的店和他的住处,是这样吗?


高鸣


对,还有他家乡,排骨这个人活动很少,每天10点从家里出来,晚上10点回家,两点一线,这也刚好折射出深圳大部分打工一族的生活状况,深圳人好多都是这样努力而且单一的活着,好不容易去唱个歌,还要给自己个理由。



在这样的狭小空间里拍摄时间久了,你们会不会有厌倦的感觉?


高鸣


没有,这种单一的拍摄恰恰同时也考验着我们的耐心。这是你能不能拍成功的关键,你必须静下心来,进入环境里面去体会,你就会觉得有趣。不过排骨这个人还是挺有趣的,他经常会弄点好笑的事,他说话挺幽默,和他接触久了的人都知道,我平时在那我默默的观察他,还要想法熟悉他的那些来买碟的客户,要不他们不让你拍,还有我和他一起看碟,看那些搞笑片,周星驰的,冯小刚的,赵本山的,什么都看,好象时间一下就过去了,那段时间对于我来说挺轻松的,因为我不用面对客户了,呵呵,对了,排骨看了30多遍《功夫》,台词全能背,我还听他背台词。



很厉害,他这么喜欢《工夫》?


高鸣


对,他喜欢看周星弛



你是辞去了工作专门来做这个纪录片吗


高鸣


没有,我公司是我自己的,平时我拍挡帮我打理。



你之前制作过纪录片吗?


高鸣


没有,第一次,我2004年自己写了个剧本,拍了个剧情片,请了一帮人来拍,大家都没弄过,他们以前是拍广告的,所以我们像玩一样的完成了整个过程,拍完后,我更加了解了电影制作过程中的好多具体问题,因为好多东西你不亲自去做靠想象是不行的,后来剪了个初版,我觉得我的还原和生活有点脱节,我才发现,记忆和想象实际是靠不住的,我20052月时候刚好在反思这个过程,很郁闷,我想,如果要熟悉生活,必须去触摸他,用贾樟柯的话说叫接地气,其实我开始拍排骨是想拍点素材,拍点真正有生活质感的东西,好让我的想象和实际生活有个对应和参照,我也从来没想拍排骨的结果会怎么地,但当我拍了一段时间后,我后悔了,我被他感动了,我觉得这是个值得我用心去纪录的对象,我当时怎么不弄个好点的机器拍拍。



你是用什么机器?


高鸣


SONY 6E ,是个家用的,我是第一次自己拿起机器拍东西,我那小摄象机买了两年,以前我竟限家庭录象,后来收音加买了个700多的小麦,机头那种,特不专业。



后来也是一直这样拍下去?


高鸣


对,后来我觉得挺好,象玩一样,别人要问,我就说拍着玩,别人看也象,所以就放松了。现在我在拍个新片,买了个190。别人天天把我当电视台的,不方便,警惕性特高,这是我新的郁闷。



这可能是一个矛盾。不过现在性能好的DV也是越来越小了。


高鸣


对,所以我到时想有钱了,买个小的高清



你现在剪辑的版本排骨有看过吗?有什么反馈?


高鸣


有看,他自己边看边笑,他说要给他孙子看,要教育他,让他知道自己爷爷年轻时候的故事,他很认真的看完后,沉默了一下,他手一挥说了一句话,“卖15块”,呵呵。



看来你们的关系处的不错。


高鸣


是,他现在把我当他大哥,有什么生活上的问题都找我谈。



拍摄中间有出过什么事情或者碰到麻烦吗?


高鸣


拍摄过程到没有什么事,挺顺利的,到剪辑的时候到很麻烦,我为了剪这个片现买了个电脑,现学软件,剪的好辛苦。



所有的东西都是你自己一个人操作的?


高鸣


是,没有办法找别人做。



资金问题还是找不到合适的人?


高鸣


两个问题都有,要找人剪最少也的给人一至两万,我没钱。



你的素材带有多少盘?你是用自己的PC剪辑的吗?


高鸣


是,实用素材有50多个小时, 拍完后自己做场记,自己采素材,自己剪,自己和我同事整理字幕,找人翻译,找公司帮我上字幕 ,好麻烦



前后一共花了多少钱?


高鸣


我没算过,也不想算,深圳这个地方动一下都是钱。



对你来说,似乎做这个影片主要算是一种游戏心态?


高鸣


我喜欢电影,从这个态度上来说,我是严肃的。但是,因为我们现在的条件不是很具备,而我又想通过影象这种方式去说说话,我只能在这些条件中周旋。我这个人做事有个优点,就是从来就不抱某种目的去做事,特别对于我们现在什么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那样会更累,所以,放松点是件好事,默默的去做就对了。



在深圳,类似排骨这样的人物很常见吗?还是一个特例?


高鸣


应该说深圳类似排骨这个阶层的人(没文凭,农民出生)是很多的,他们从事的工作也许不一样,但他们的状态是一样的,这是深圳这个城市的特点,这个地方的人的心态你要仔细琢磨都很好玩,所以深圳是拍片的好地方,所以我觉得没把深圳这些好东西拍出来是一种损失。这个城市真的好好玩,现实和理想之中有太多碰撞的地方,这个城市本来就象是一个巨大的舞台,天天在上演不同的生存状态。我这个时候更象手里带了个DV的观众。默默的观察着。



你现在拍的是什么样的影片?也是纪录片?


高鸣


对,我现在在拍个新的纪录片,是关于希望的。



已经开始了?进展如何


高鸣


已经拍了60多个小时的素材,但我这次想慢慢拍,因为深入他们可不是个容易的事。



你在拍这个纪录片前后,你跟被拍摄对象的关系有什么变化吗


高鸣


我自己一直把排骨作为我的朋友,我不管有没有拍他,我都是一样的,我的身边有好多各行各业的朋友,只要他是真诚的,我都接受,但他的态度好象变了,从怀疑,到观望,到信任,到现在无话不说。



你对纪录片有什么样的理解?


高鸣


记录片相对于剧情片来说是个更灵活的表现方式,它所表达的内容生动而有深度,同样能给你长久的感动,其实现在的纪录片和剧情片的界限是模糊的,所以我觉得对于一个对现实主义电影有兴趣的人,而且想拍好剧情片,且你没有系统的接受过电影教育,那我觉得记录片是最好的入口,他能教会你怎么去认识生活,尊重生活,生活的质感在你拍的过程中你能体会的很深刻,它能反过来又能教育你,况且它有它最大的优点,你可以起点低,也可以起点高,没有限制,很自由  这是我个人的体会,不能上升到看法,一上升到看法我觉得好象是你的总结那种,我是个电影爱好者,没有受过系统的电影教育,所有的只停留在观影,和初步的感想中。



能否谈谈你跟电影的关系,就是怎么喜欢上电影的,包括纪录片?


高鸣


我觉得象我们这样的年龄的很多人都喜欢电影,只是说的人多做的人少。这跟我们成长的历程有关,小时候看露天的,长大后看翻版的,中国人的观影经验绝对是世界上都比较好的(我瞎说)这某重意义上来说和盗版有关,我也不例外,看多了就开始了解,所以越看越喜欢,再加上象贾樟柯这一些年轻导演的出现,无形中对大家是一种鼓舞,觉得电影不再是一种专利,每个人除了可以有说话的欲望,也有说话的权利。所以我觉得现在这个时代对于每个人来说是公平的,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应该感谢这个时代。



你如何看待你影片中人物的“底层”或者“小人物”的形象?


高鸣


在我的心目中,没有这个概念,喜欢用自己的精神空间去界定别人的人才有这个说法,那是霸权主义。我觉得对于我们来说不要这样想就对了,因为这样想挺危险,这样你就会陷入盲目的自我之中,会变的不平等,还有,如果你一开始就界定他们是小人物,肯定对你的态度会有影响,事情就会变的不那么客观的,我想我的片子里传递一种真实的情感,就象他们是你的兄弟姐妹那样,他们的喜怒哀乐能牵动你,你真的这样做了,他们才能和你交心,要不就变成了一场利用,那这种纪录片就成了功利的牺牲品,这样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想谈些什么你比较感兴趣的话题?


高鸣


深圳这么可爱的城市怎么会没有电影,这是个现实主义电影的好地方,我不明白。



那边你有认识其他做电影的人吗


高鸣


我认识好少,除了少数几个人一直在做,其他人作品看的很少。



你为什么认为那里适合做电影?


高鸣


深圳能激起很多人的欲望和想象,同时能无情的毁灭,这里有很多矛盾啊。深圳是个可爱的都市,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窗口的都市。深圳是个高速发展中的都市,深圳是个年轻人的都市,深圳是个人居环境良好的都市,深圳是机会与陷阱多多的都市,深圳是个性感的都市,深圳是个欲望的都市,深圳是个诱惑的都市,深圳是个贫富分化严重的都市,深圳是个机会主义者的都市,深圳是个现实主义者的都市,深圳是个理想主义者的都市,深圳是个人情淡薄的都市,深圳是个情感疏离与泛滥的都市,深圳是个孤独的都市,深圳是个充满城市暴力的都市,深圳是个混乱与秩序并存的都市,深圳是个没有界限与等级的都市,这里存在发展中城市的一切特征。这里是个生动的城市。


 


被采访者:《排骨》导演刘高明(高鸣)


采访:朱日坤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