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后理想主义时代的迷惘青春——《AV》

2005-12-17 10:12  来源:fanhall.com 作者:沙漠鱼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如果说贾樟柯用他的镜头真实的展现了一代农村青年的精神风貌,那么彭浩翔则用这部电影向我们展示了一代城市青年的荒谬而又不甘就此堕落但是找不到方向的年少时代。
内地的80年代是精神激荡的时代,经济的试探性开放和西方新文化的大量涌入让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们饱含着热情,在历史面前擦拳磨掌,在政治面前表现了极高的参与热情,人人想出一分力建设一个真正民主昌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的热情被冰冷的物质同化,政治上的试探举动被国家机器无情的镇压,那些激动人心的启蒙书籍重新沉睡图书馆角落。这些年的历史既没有给人们带来希望也没有带来绝望,无知伴随着富足,精神倒退伴随着物质的前进,一些那时的理想开始被人们自己嗤笑,历史按自己的轨迹默默地运行着。那些朦胧而又深切的青春回忆,急促而又狂野的尝试现在仅仅存在于梦中或者电影中。
而《AV》讲述的内容是在这些历史之后的。虽然故事发生在香港,但是内地的城市文化很大程度上是在学习香港,没有太多质的区别。影片中有很多亮点:
影片的开头是日本A片的经典片头,“全日本伦理道德审查会”“成人指定”等字幕的出现似乎一下子奠定了这部电影的基调。它不是像样板戏那样呆板的片子。黑色幽默从电影的第一秒开始一直贯穿到小说的最终。
之后的段落里是荒诞的泡妞历程,还有借助拍电影和校花亲热等。这些镜头布置得很巧妙,把过去和现在联系在一起,但是租借镜头的时候绝对不是国产电影中的淡出淡入效果,或者一张脸由清晰到模糊就实现了回忆的过程。因为电影是由一个个互不相联系的镜头组成,镜头中并没有时间的标记,而正是由这些没有任何关系的镜头组接在一起,我们在后天的意识行为中将其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AV》中镜头剪接很流畅,看不出任何人为剪接的痕迹,就是剪辑者充分运用了心理学,而没有刻意的追求时间或者空间上的统一。我们知道,我们也应该感觉的到,我们的生活在经济社会中确实零碎而短促。而导演的编排正迎合了观众的心理。
当又一个无聊的下午来临,四个主人公坐在公园里看女孩跑步。周俊伟饰演的志安的目光从一个女孩身上移开以后,说,“三十四年前,美国把钓鱼台给了日本,三千多人在这里抗议。大家都是大学生,在同一个地方,人家就在做大事,我们……就只懂得看人家的胸有多摇。”彭浩翔用调侃的方式说出了这代人的无奈和无力。当然,这样类似的说教后面还有,而且更猛烈。
他们想在年轻时做一件大事,当然,做件什么大事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在贾樟柯的电影《任逍遥》中,主人公也想做一件大事,他们选择了抢银行。在一个有些拘谨的国家做“大事”其实是很尴尬的事,而国外的电影,例如《发条橙》,《两根大烟枪》里的混混做“大事”就容易的多。《AV》中他们做的大事是拍A片。并且找“色情中又不太色情,纯情中又带点淫乱,淫乱中又有些矜持”的日本AV女优天宫真奈美当演员,那么他们就可以趁机和女优有接触。
而雇天宫真奈美需要20万港币,他们想到了去申请“青年自雇贷款计划”的基金。这一段拍摄空间虽然局限在一间房间里,但是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有压抑之感。四个主角与客串基金主任的葛明辉的对话让人捧腹。胶布同学声情并茂的推销他的媾女助人计划,似乎老江湖一般,主任问了一句“那你是要跟我女朋友上床?”愤然拒绝了他。杰信的搞了一件发明“分歧终端机”,这与《国产凌凌漆》中达闻西的手电或者超级椅相比有过之而不及。“只要大量生产分歧终端机,巴勒斯坦问题就一定能够解决”。葛主任被这个纸筒发明震惊,但他仍然不予通过。阿肥似乎很真诚,只说了一句“其实人际关系也是一盘生意”就驳回了。只有梁志安从历史大时代讲起的卖鸡蛋仔计划奇迹般获得肯定,得到贷款。
有了贷款后,他们找到了A片商店老板(詹瑞文饰演)做老板,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教育”开始了:
“干嘛色情影碟要有码?究竟干嘛色情影碟要有码?那干嘛我狼狗卖的色情影碟就没有码?是教育,是一种再教育。自从我狼狗大学毕业后,我经历过八九北京天安门、九七回归、零三游行、和二七一四。(学生问:什么是二七一四?)是我负资产的单位。我由有头发做到没头发,由住深水湾到住深水,为什么?我不是为了自己,我是为了香港人,为了香港的年轻人,二十年来我卖了多少色情影碟给这些四眼仔、后生仔、有钱仔、处男……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要他们亲身经历什么叫做:真!真!这个社会实在有太多虚假的人,你们这些……什么?大学生,真王八蛋!骗政府钱,申请什么助学金、贷款,你买些什么?你买些什么?又不还钱。还有,申请什么自雇计划,自雇自雇……只懂自己顾自己。自私!这叫自私!你们这自私的一代!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们在想什么?你们的尊严在哪里?你这一代令我很失望,你令所有港人和亲友很失望,你只要裸体!性!《色欲都市》!你们这帮愚蠢的一代,我不会忘记,你知道吗?”
也许很多人要说彭浩翔这一段安排的不好,太说教了,但是,只要稍微读点书,关心一些前几年历史的人都应该知道导演安排这一段落的良苦用心。彭浩翔在做电影之前是一个作家,是个读书人,虽然用如此荒诞的手法交待他的愤怒,但是我们应该看得到他肚子里是有墨水的,而且很聪明。当然,如果让这段说教就这么玩了那彭浩翔也就不是彭浩翔了。后来这个老板被警察追赶,被捕后狼狈的蹲在地上。呵呵,这个人也不值得信赖。那信赖谁呢?自己?好吧,开始筹拍A片。
但是,天宫真奈美的经纪人又变卦了,价钱涨到30万。这又给这几个人的理想添了乱。于是,一场筹款演讲开始了:
“每一个伟大理念,最初听起来都只是狂想,换来的总是一片残酷的嘘声。1955年12月1日,美国阿拉巴马州,有一位黑人妇女露莎帕克。她拒绝接受当时黑白种族隔离政策的规定,竟然坐在巴士前排座位。结果,引发了一场波澜壮阔的争取种族平等的斗争,改写了人类历史。当时,大部分人都耻笑她,认为她根本没可能成功。就是因为人有梦想,所以我们会相信,有一天黑白隔离政策会结束,有一天,柏林墙会倒塌,有一天,人类会在月球漫步。所以我们永远不应该怀疑一小群有梦想而又肯为理想付出的人,是有能力改变世界的。今天,各位坐在这里,眼前就实改变世界的机会。问题是,你们敢不敢实现这个梦想。”
志安说完了这些后按了遥控器,天宫真奈美穿着三点嬉戏的镜头出现在大屏幕。仅有的一点严肃和深沉立即被这个镜头冲淡了。
“她叫天宫真奈美,我们已安排她下周到香港拍一部色情片。无数次,已经无数次,当我们每次看色情片的时候,我都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世上美好的事永远属于他人,为什么色情片拍摄现场的那个不是我。在今天,大家终于有机会梦想成真。八千八百,只需八千八百元,你就有机会在天宫真奈美在港期间,成为我们色情片拍摄队的工作人员,现场亲身看到嗅到摸到感觉到天宫真奈美,只需八千八百元,比到日本购物更便宜,也许随随便便就花掉了,可是此刻,你可以换到一次机会,一个老来想起也不会后悔的机会。当年,那个叫露莎的女人遇上一位黑人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他们一起努力,终于梦想成真。为什么?因为他们都相信——‘我有一个梦想’。谢谢!”
演讲结束后,先是冷场,之后便爆炸出雷鸣般的掌声。彭浩翔对香港青年把握的很准,简直就是透彻。自周星驰以来还没有几个香港电影人敢开政治玩笑,敢把政治和崇高解构。在周星驰的电影《整蛊专家》,《国产凌凌漆》等电影中都有对现实的尖锐映射,甚至直接把那些内容放在电影中。这无疑给保受政治灾难的中国人打了一针强心针,让观众看了真正领会到自己是个独立的人而不是羊。
接着拍A片。女主角从日本来了。天宫真奈美真的很漂亮,清纯,优雅,谁都不会认为她是个拍色情电影的。他们拍摄的片子叫《雕刻时光》。不知是向塔可夫斯基致敬还是又要讽刺。
天宫真奈美出场了。这个镜头在大陆版本中被剪掉了。很难想象这部电影少了这些镜头会是一种什么样子。
在暧昧的仓库中,天宫真奈美笑容如花,对于动作简直是轻车熟路,她温柔的吻着阿肥,当把口移动到阿肥的那里时,阿肥突然跳了起来,逃离现场。理由是围观的人太多。
阿肥买了伟哥。在这期间,阿肥的女友提出和阿肥分手。
“其实……我本来也不想要这小孩。可是医生说,我已经两次把胎打掉,这次不可以再打胎了。”
“小孩是谁的?”
“尊尼。”
“打麻将的那个尊尼?”
“这次不是他。”
“上次到车房修理汽车的那个陈尊尼。”
“混蛋强?”
“别生气,都不是他的错。”
“不是他错,那是我错吗?”
女友点了点头,“人家女孩子,跟你在一起这么久,正常的都有需要,可是你老是不想似的。”
“你以为我真的不想?我见你平时那么乖,我就不说。”
“是不是我们在一起很久没做你不高兴?那要是分手前来一次你的心会舒服点吗?”
阿肥眼睛里露出了金子般的光辉,“也好啊。”
“你怎可以这样呀?我已经是小孩的妈妈了,怎可这么随便。”
这一段一波三折,稍微体会一下台词就会笑个半死。演员的演技也很高超,女演员说这些台词时一本正经还有撒娇的样子让人叹为观止。失恋对阿肥是个猛烈的打击,他凶猛的扑向天宫真奈美。但是仓库的管理员冲上来,说他们影响交通。拍摄中断。
杰信送天宫真奈美回酒店,并和天宫真奈美去棒球场玩。在球场,天宫向杰信谈起了自己的往事“小时候常和爸爸去看棒球,北海道有个若叶球场,我记得那儿总有股旧木气味……”两个人躺在草地上。这样的镜头似乎只有岩井俊二的片子中有过。他们如两个美妙而感伤的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在初恋。而后天宫真奈美与杰信上了床,两人互相倾诉,天宫真奈美柔情似水说道:“总渴望有个长头发、大眼睛的男生,拿着一束熏衣草,从山坡那儿走到我家门口说:你是我世上最重要的人。我会想嫁给他呢。”
后来找到了新的场地。导演家乐要求在剧情中插入动作场面。“即使多有才华,但要是不拍动作片,将来还不能打入好莱坞。”呵呵,讽刺如此巧妙。李安凭借武打片打入了好莱坞,似乎香港的所有成功过的电影人都去过美国拍片,但是他们的那些电影在国内口碑不是一般的差。
胶布穿上了“精子”的衣服,结果被钱嘉乐甩得狂吐。爱上天宫的杰信试图劝说天宫放弃拍摄AV片,天宫很自然的说这是她的工作。两人用杰信发明的“分歧终端机”剪刀包袱锤决定,结果杰信输了,天宫继续出演。
三人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在镜头前先后与天宫发生了关系。杰信独坐在角落,满脸忧伤。
然后他们遇到了天宫的经纪人,在口角中彼此都说明了这都是欺骗。杰信找到天宫,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她。两人在旅馆的露台促膝长谈,天宫表示自己回日本后会离开经纪人并退出AV界。
在机场,四人与天宫真奈美分别相拥告别。天宫在杰信的耳边轻声说道:“我在日本等你。”
如果电影这么结束,我们会看到一段不完美但是挺感人的爱情,虽然有些老调,但是这种感情戏是最可以骗票房的。但是,如果这么拍那么《AV》就不是《AV》,彭浩翔就不是彭浩翔。
所谓的珍贵的定情信物四人人手一个。
影片转换到了天宫真奈美的写真片,她一边玩闹一边说:“你知道吗?当我们相信自己对这个世界已经相当重要的时候,其实这世界才刚准备原谅我们的幼稚。”
而志安在应聘提问时也终于有话可说。彭浩翔又借助志安进行了一次不知是充满失望还是希望的怀旧。
这就是《AV》,够酷吧。也许酷这个词已经不时髦了,但我还是要说这是一部很酷的电影。
关于理想,关于青春,关于那个年龄的小秘密,关于那个年代的真诚热烈或怀疑躁动,关于这个年龄段的一切,回忆起来都是那么让人心……疼。关于这个年龄段的电影,《四百击》,《美国往事》,《猜火车》,《色即是空》,《香港制造》,《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小武》,《十七岁的单车》,《站台》,《长大成人》,《那年夏天》,《苏州河》,《阳光灿烂的日子》……电影,可以认为是一种艺术形式,也可以是一种商品,发展得太快了。从以法国为首的“新浪潮电影”运动开始,兴起“场面调度”理论,打破了传统叙事手法,更加重视写实及技术的革新后,又经历了很多电影人的摸索和探求,电影已不仅仅是用来娱乐的工具,而是激发人的思考和享受的。尤其是有鲜明的导演本人的个性特点的电影。每个有脑子的人都会记得自己的青春,对于我来说,我也认为这个年龄段最值得回忆。
在跨入成年人行列的门槛上,青春面临各种选择,各种挑战,各种迷惑,各种迷惘。该怎么结束这篇文章呢?
“选择生活,选择工作,选择职业,选择家庭。选择一个大电视。选择洗衣机、汽车、激光唱机、电动开罐机。选择健康、低胆固醇、低糖。选择楼宇按揭。选择起点,选择朋友,选择运动服和皮箱。选择分期付款的三件套西装……选择DIY,在一个星期天早上,搞不清自己是谁。选择在沙发上看无聊透顶的节目……选择你的未来、你的生活。但我干嘛要选择?我选择不要生活,我选择其它。理由呢?没有理由。有了海洛因,还要理由吗?”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