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西安青年玩“业余电影”

2005-6-14 10:07  来源:华商报 作者:佚名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抬头见喜》策划了1年,在陕北众多山村取景,历时3个月,片长一小时,本片投资6万元,基本都是学生父母赞助的,主要用于买机器和后期制作。剧组8人,担任了包括导演、摄像、演员、场记、服装、道具在内的全部岗位。



  当我们看着贾樟柯的电影,讨论着第六代导演如何把自己卖出去时,人们似乎忘记了他曾经的标签:开创中国业余电影时代的标志性人物。



  前晚,西安美术学院多媒体厅,一群人在切身体验着西安的业余电影时代,一部由美院学生拍摄的DV长片《抬头见喜》举行首映式,给DV作品举行声势浩大的首映式,这在西安还是第一次。



  张艺谋的美术指导伸出援手



  2004年年初,美院学生黄斌和田波去北京参加一个数码媒体的比赛。面对清华大学、北京电影学院学生精良的设备,良好的画面质量,看着自己1.7万元的小DV,他们泄了气。然而这时,他们碰到了张艺谋的美术指导霍霆宵,这位在《十面埋伏》中与老谋子合作过的前辈,在黄斌和田波的拍片生涯中起了重要的作用。“如果不是霍老师,也许我们不会这么快下定决心。经过霍老师指点,我们才明白其实DV的评委不会过多在意设备、画质,主要看思想。我们还知道了音乐要原创,否则会侵犯知识产权。”虽然只与霍霆宵交流了一天,但就是这一天,让他们下定了决心。其实为了等霍霆宵,他们在北京整整待了一个月,住一天25块钱的地下旅馆,吃了两箱方便面。“我们只想能省则省,为拍摄电影留下钱。”



  为了拍片,作为导演的田波和做摄像的黄斌一共看了一千多部影片,看了张艺谋、陈凯歌的影片后,田波说自己并不想模仿,而是要与名导对着干,走出自己的一片天。“我们看贾樟柯的《小武》不下20遍,我们觉得如果这样的电影也叫电影,那我们也能拍。”于是,他们选择了贴近生活的农村题材———一个城市女孩与一位精神有些失常的剪窗花老太太相互了解、磨合的故事。



  女主角多次被罚面壁



  2004年10月,剧组一行开赴陕西绥德的一座小山村,导演与摄像已提前来了一个月进行选景。选景时,剧组惟一的交通工具就是一辆二八自行车,而且只驮机器。他们翻了无数的山,到了无数的地方,最后,来到了山顶上的一孔窑洞,收拾了一天,找来一大堆家具,就这样开拍了。



  拍摄过程中的磨难让他们至今印象深刻。“我从小到大,从没吃过这么多苦,爬山、担水,一辈子都忘不了。”美术制作如此说。片中女主角王苗霞介绍说,她在戏中有一段提水镜头,从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一直到山顶,一整桶水有一半泼在了裤子上,戏一拍就是一天,等回到住的地方裤子早干了。还有一出戏是在悬崖边拍摄,演员的鞋子太滑,只能脱了鞋和袜子,赤脚走在一尺厚的冰上,牙齿冻得咯咯响,硬是站了十几分钟。为了拍日出,他们早晨四时起床,扛着机子上了村里最高的山,但时值北方的11月,山顶温度低,机子冻住了,第二天天阴,第三天拍日落,没带吃的和水,三个人只好轮流下到半山腰的一户农家要饭吃。



  据了解,在拍摄中,剧组的人穿的是当地人的棉袄、军大衣,吃饭、住宿是老乡提供的。为了赶在开学前完成拍摄,他们每天睡觉不超过四个小时,摄像黄斌连着熬夜3个月。当然,剧组也会出现分歧,导演与演员、摄像经常吵,女主角甚至屡次被罚面壁,虽然她是导演田波的表妹,田波也毫不留情,不过他说:“我们是团结的剧组,感情一直很好。”



   黄斌和田波有一个工作室,如今,电影拍完,工作室有的人去找工作了,有的人还在继续上学,有的则与别人重新组建了工作室。除了黄斌和田波表示要继续做电影外,此次拍摄只是大家的一种经历。据悉,该片马上会被推荐到北京参加一个比赛,对于这个喜讯,黄斌说:“参不参加其实无所谓,因为我相信以后的片子会拍得更好,我们会不断地学习。”


 
  ■声音
  张光(陕西日报社原社长):我觉得在情节上,可能还是不够精致,不很细腻,但是题材和精神已经表现出来他们是有思想的,他们没有被浮华的都市打动,而是肯深入到农村的生活中去,这一点就难能可贵。



  刘力贞(刘志丹的女儿):我很反对现在所谓的后现代主义的一些片子,我觉得能将我们黄土文化,用一种非常真实的拍摄手法呈现出来,就是很好的一种创意。虽然他们在拍摄上还有一些比较粗糙的地方,剧本较单一,主角性格有些单调,但从学生的角度来说,已经是非常不简单。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