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礼拜》拍摄日记

2005-4-20 15:32  来源:Fanhall.com 作者:爵色丽影    感谢 fanhallfilm 的投递
 
 2005/1/25
早上六点醒来,看1951年雷伊拍的《阿普的世界》,我感到我的电影方法还未成熟。我该用什么方法去表现呢?他应该偏向文学性,舞台性,还是生活的质感呢。马哥跟我回广州一起拍片,他是塌实的人。中午12点30分,我们已经坐在回广州的火车上。
2005/1/26
下了火车,和马哥马不停蹄地约见朋友。灯光,剧务,摄影都齐了。晚上约见一位专拍广告的美女制片。在我们不熟悉广州影视行业和我们的低成本独立制片方式下,她正在考虑中。
2005/1/27
朋友介绍的美女制片决定不来了,马哥似乎有点脾气,大概是我太犹豫了,坐在前往江门的车厢里,有点冷。电影应该看起来有重力,重力如何产生的呢?
2005/1/28
最近天气变化无常,老人容易生病,作为老人院医生的大伯无法抽身去广州饰演屏姨的父亲。我们只好采用分镜的方法,把阿公那场戏分开来拍。昨晚彻夜失眠,我突然想起我为什么要拍这部电影,他究竟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至今我还没弄明白。
2005/1/29
阿雄凌晨五点起床下楼买火机,结果再也没有回来。他和马哥住一间旅馆,我们花了整天的时间也没找着。于是我决定报案,警察问我是否弱智人士,我说只是反映迟钝,不爱思考。他叫我写下特征,我写道:眼神呆滞,神情悲伤忧郁,有点驼背,是个天才演员。我以为他死定了,他在自己家经常走失。我想我以后也不能做导演了,后来一朋友来电,问我今天怎么还不来拿灯。他顺便告诉我:傻子说自己迷路了,叫他去接傻子。阿雄真是天才,从早上五点走到下午四点,10小时走了70公里,相当走了两圈北京的三环路,其中还睡了一个小时。这天原本的拍摄计划就泡汤了。
2005/1/30
今天第一天开机,拍了四个镜头,我太愚蠢了,演员找错了。原来想要质朴自然的效果,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整个节奏和表演方法都要改,我必须用另外的电影方法,剧本也要修改。现场混乱不堪,工作人员不知自己在干吗。我事先也没想好怎么拍。今晚必须写分镜头,还有明确每个人的工作。屏姨拍完回去工作,不小心把腿弄伤了。为什么上天这么喜欢跟我开玩笑。筹备时,老马(摄影指导)因带手机进考场成绩被作废,昨天男一号失踪,绝望之后找到,今天女一号腿受伤,不知何时能复原。
2005/1/31
妈米的腿好得很快,我们终于在市场开拍了。真是糟糕的很,傻哥一点也不会表演,自己无法控制自己,明叔始终以为自己在拍戏,完全不是生活的基调,一副照相似的虚假表情,为什么他们无法投入呢,拍得让我沮丧,我觉得拍不下去,我郁闷着,在大家等待吃饭的时候,我独自上网,心情很不是滋味,想到制片方面存在很大的困难,心理就特别慌。
2005/2/1
我没有办法让时间这样浪费下去,这个剧本告诉我,我的能力不在那里,我只有把故事简单再简单,直觉告诉我,长片计划是不太可能,但放弃也不可能,我决定拍阿雄,因为他丢失了,剧组的人都参与搜索行动,在这共同的基础上,无论如何,大家都产生共鸣,故事就不用编了,不是吗?
2005/2/4
大家很无聊的等待一个女演员,因为她要饰演一个妓女,我跟她不相熟,想来要露点演出,她是不肯的,我只能让她做到她接受的程度。八点多,人终于来了,我们赶紧进入角色,因为车彼前天发生了谋杀案,一个外国人被人杀死吊在树上,警察到处查出租屋,马哥吓得心惊胆战,每次在出租屋拍,他都要避开。其实我们也有点胆怯,但想到电影,也就没什么,坚持拍完。朋友最终也是难为情的拍了,只脱了外衣,郭聪和老鬼开始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我自觉地脱掉衣服,我经常是这样示范给演员看。床上戏拍完了,感觉放下心头大石。接着拍找小姐那场,朋友此时表演得很酷,象个高攀不起的奢侈品,当时我觉得很好,吃饭时才发觉她的性格不连贯,和下场戏判若两人。
2005/2/9
过年了,放假的年轻人穿着新衣服去网吧,他们有的是时间和精力,还有一些压岁钱。两百平方的网吧,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我坐着等了很久很久,也不知自己想干什么。想想电影不知何时结束,心里就觉得迷茫,我感觉到孤独的不可挽救,我只能自己放在人群里,寻找虚假的安全感。
2005/2/10
昨晚睡得很晚,郁闷啊,有些镜头拍得很糟糕,戏没完成,和家人争电视看,他们整天反对我搞电影。早上十点起床,坐车到肇庆。妈米他们已经到达,肇庆有条大江,城市偏深灰色,这基调坚强地从天空蔓延到建筑,在落到地面。公共汽车有1.2元的,这里的人很细腻,问路时,他们象北京人一样热情,直到你完全弄懂才放你走。
2005/2/11
关于妈米。妈米是肇庆人,年轻时是个赤脚医生,后来嫁来广州,她说不想呆在农村,她盼望着到城市,成为城市人。可是自她嫁到广州,就一直忍受家婆的咒骂和折腾,东西不见了,事情出了一点错误等,总让她背负委屈,有几次,她忍受不了家婆,就悄悄跑回娘家,打算离婚。那时肚子已经有了碧燕,他的丈夫千里赶来,求他回去,她看在孩子的份上,回了广州,老公对她还是不好,总是斥骂和百般刁难,家里总是热闹,邻居们也可怜她。
2005/2/12
妈米想见奶奶,爸爸为了体面,叫了一辆面包车。奶奶三十守寡,一个人把四个孩子抚养成人,她是我一辈子最敬重的人。但愿有生之年她能亲眼看见我成家立业,妈米很懂得照顾我,她有着贪图荣华的梦想,她渴望她的女儿嫁给我,但我没心情去想她的女儿。爸爸不怎样说话,脚步塌实而稳定,除了面子,他没有其他的不良嗜好,我想他是乖孩子。
2005/2/13
今天完成最后的配音,开始时妈妈边笑边哭,我告诉她基本可以。为了录多点时间,我便任由摄象机一直运转下去,妈妈也没有收到我叫停止的指令,于是假哭了几分钟,她就真的哭了,抽泣着,而我静静地呆在旁边,直到磁带完成最后一秒。这部片子才正式完成。
2005/2/14
下午18点去广州总站坐火车去宝鸡。
2005/2/26
从宝鸡坐火车到了北京,胡刚和他的准妻子来接我们,第一次见胡刚,个子小小的,很可爱。
2005/3/6
片子基本调完色了,只剩下字幕和渲染,下午去语言学院找鬼话。广州搞独立影展的朋友说周二截稿。我得赶紧弄完,周末放我的片子,我得赶紧准备海报,
2005/3/8
片子还在渲染,广州那边还在催。连夜制作的海报想发到论坛上,无奈网吧不能使用U盘。坐地铁去找老胡子,想想周六能否顺利放映,便买了一包蛋卷,干巴巴地没滋没味地吃起来。
2005/3/9
在苏宁电器四楼一小档口,等待刻录DVD。片子到了这里,意味着后期已经完成,所有的心血最终形成一张薄薄的光碟。我所知道的电影要么从洗印厂出来,要么从个人工作室输出完成,而我的则是在一个杂货市场里,瞎弄了两次才出来。等待着,肚子很空,来了一个说话阴阳怪气的男人,说完人心险恶,接着问老板夫妇是什么星座的,然后又评价一番,实在受不了,跑到电梯走廊抽烟。
2005/3/11
没想到把硬盘放在口袋里,走路回家后,电脑不能读硬盘,一大早叫醒修电器的邻居,弄了半天还是不行,他说硬盘坏了,无法修。而里面所有资料都没了,包括海报、音乐和我去陕西拍的照片。不知该说什么好,这部电影一直困难重重。
2005/3/12
中午12点到贾樟柯工作室。韩杰没来,里面有个法国人,穿得很飘逸,象个女人一样,他坐在电脑前,正在剪辑。听中伟说,这是法国派来的人,主要负责拍摄贾樟柯的记录片,那个导演是[不可撤消]的副导演。过了一会儿,韩杰来了,本来约了十二点,现在已经一点多了,工作室的DVD被那个导演拿去酒店了,他正在路上,于是我们又等了一个小时。其间我们讨论了电影的方法,我也听见张亚旋接受法国电台采访的声音,最近我们没怎么联系,我想她应该很好吧。三点在西直门放映我的新片[礼拜]。为了赶时间,我把片子的拷贝给了韩杰。今天的放映效果很不好,杂人太多,真正的观众很少。不要理会他们,我为自己拍电影,心里知道不要放弃就行了。
2005/3/20
我依然感觉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电影方法,我想休息一段时间,认真反思,期待下一部吧。
相关链接: 贾樟柯 韩杰 中伟 DV 4

网友评论...

(尚无网友评论)

我来说两句...

注册登录后发表评论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