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七届CIFF筹备五问

2010-10-23 16:35:40   来自: 杨城
  娄晓媛 采访 
  
  
  一问张献民(影展主席)
  1.目前的整体筹备情况如何?
  目前因为大量的志愿者加入,很谢谢大家,目前筹备得井井有条。
  2.原来是在南京视觉艺术学院主场放映,今年该来南大,会有什么不同?
  我们的影像展前几年观众一直是以大学生为主,而目前的大学扩招已经进入尾声,目前处于一种按部就班的情况,可以说是死板。而大学生现在参加的人数也在逐渐减少,宣讲有些困难,现在的大学生更偏向于来影展做志愿者,可能有助于以后就业,而参加文化活动的热情减退,希望以后不一定以大学为主场地,可以开发新的放映地点。
  3.请问下今年影展的资金来源有什么变化么?
  今天是独立电影基金为主力,当然资金不够的时候南视觉拖底,我们希望现在可以做到多来元的去向,当然资金,作品的来源也是多元的。往年都是大学生是我们的第一观影群体,接下来是一些专业群体比如导演,媒体工作者,电影工作者,而第三观影群体是除了这些以外的普通观众,希望第三观影群体可以增加,这也和放映场地有关,希望以后可以不止在大学举办,希望有更多的公共空间,当然我们也不拒绝与电影院合作。
  
  二问卫西谛(策展人)
  1.今年通过选片看出入围影片的整体概况是?
  今年我选的是剧情片,可以说丰富多样。多样性,一个是形式,比如剧情会夹杂记录和试验的形式。还有一个是题材多元,有比以往更私人的,比如《河流和我的父亲》;也有草根但和社会环境不产生太直接联系的,比如《光棍儿》;也有非常女性视角的,比如《完美生活》。今年选片也是视野更开阔,身份不限,有南京的选片人,也有北京的,今年在北京选的片。
  2.您觉得今年哪几部片子会给观众带来惊喜?
  《河流和我的父亲》这样的,还有《光棍儿》这样的吧,它的样貌像传统独立电影,有些粗糙,又是讲山村农民的,但是整个片子生机勃勃,是一部民间喜剧,很有活力。另外,《刺痛我》也是第一部独立的动画长片。
  3.很多学生会关心为什么今年学生单元取消了?
  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片源,往年其实是难选的,实话说质量没有达到我们的期待,是有一些好的,但是比较少。我们现在的构想是改变赛制,隔年举办一次实验片单元和学生单元。第二是考虑到自身的规模,虽然有四,五个场地,但是由于排片等自身条件,不太允许像去年那么多单元。就像我在画册里说的,往后退一点之后,留出空间总结往年一些经验。
  
  三问杜庆春(策展人)
  1.您的文章《问题大了》里面提到“此次影展如果构成充满发问的话题时间,这就是很幸福的时间”是您对这次讨论会的一种怎样的态度?
  彼此找到更多的问题,问题聚焦,大家聚在一起在这儿,不仅仅为了互相了解作品,为了相互表达,是为了能不能凝聚成一个团体,有更多的可能性。新的有力量的作品无论是有关社会现实,还是我们的平时生活,希望可以让大家对原来问题的意识更深刻一些。
  2.在22号下午的论坛主题您有什么构想?
  《下一个10年的中国想象与中国影像》题目提出后和朋友也有沟通,也不断解释,不是想比大家的预测能力。很快就到下一个10年,其实此时此刻很多的创作者已经有计划,不是对未来的预测,是用向未来提问的方式,对此时此刻的现状的一种更深刻的思考。不同位置的人们到来,也许有的人不能如期到来,希望来的创作者,分享他们对生命的不同感受,其实现在就是未来。
  3.对于本次论坛您有什么希望?
  热闹不暴力,激烈而有冲突,可以平心气和的收获一些。如果像我们属于一直在独立电影牌子下的阵营,我希望不仅仅是在集合之后的互相取暖,当然这是我个人的看法。因为是我负责组织论坛的,如果仅仅是寒暄,吹捧的话,就是一次失败的论坛。希望这次论坛可以深入的冲突,和平的,相互平等的,相互尊敬彼此不同立场,理解我们为什么相似,为什么有差别,几天过去,大家都踏上各自的返程,回忆起来的时候,希望回味大一点,意味深长一点。
  
  四问曹恺(艺术总监)
  1.今年新增加的瑞士单元您可以谈谈么?
  CIFF虽然长期关注本土独立电影为主,扩展视野和国外电影节交流也一直是我们关注点之一。在此之前几届我们也做过一些和国外的交流项目,今年瑞士是我们第一次邀请海外导演来放映现场,在组委会选片方式和编排上与往年有所提升,希望能有一个很好的窗口展现另外一种电影文化。
  2.今年李凝带来的舞蹈团很特别,您当初是怎么想起邀请他们过来的?
  电影作为众多文化类型之一和其它艺术类型有多种血缘关系和舞台表演的关联也一直都存在。为丰富电影节的活动内容,我们希望在放映主体之外,增加多种展示元素。那么去年曾经做过摇滚电影单元的时候也想过做现场表演,但是由于条件限制,没成功。我们很荣幸能请到李老师这样的国内有特色的先锋舞蹈团队来现场,这是CIFF的一次新尝试。
  3.目前备展到哪个阶段了?对今年影展有什么期望?
  今晚开幕。因为今年有许多变化,比如新的策展团队,新的完善的工作团队,每每一个小进步,希望一切顺利进行。
  
  五问董冰峰(策展人)
  1.面对在一个展览中重新规划一个“展览”,出现了一些质疑的声音,您是怎么面对这些质疑的?
  展览简单,就像张元的这个一个,电影应该是与装置,美术,多功能媒体,短片是产生密切联系的。这次第七届中国独立影像展,我们三个策展人讨论今年要有不同方式,创作类型展示在电影节上,空间装置与电影的结合,电影的多种可能性。八个艺术家与影像有许多联系之外,也同样着重于艺术家创作电影的展示。其中第一个放映,第二个是展示设置,和很多观念空间,方式器材等等。
  2.想通过“艺术家影像新作邀请展”给普通观众传达一种怎么样的理念?
  其实我原来做过一个定义:中国电影观众对很多人来说主要分两种,一种是主旋律电影:因为这个是1949年以后一种官方意识形态下的主流,而在79年以后,市场开放,商业电影成为市场的主流,有完整故事情节,高潮,结尾,易于观众接受。第三种在政治市场主导的影像权利下,独立意识制片,艺术家影像经验。第三种的可能性是对观众来说是一种参与的心态,是政治化以外的一种参与讨论的过程。可能不理解影像的意义,但是会理解创作者的态度。
  3. 像其中甘小二,高世强,那颍禹,周啸虎原来有过影像经验的,对于这届创作者的整体概况,您有什么评价?
  像甘小二和黄文海是两个比较特殊的例子,他们原来都创作过传统长片作品。现在甘小二是美术学院老师,对视觉,造型艺术与影像的结合比较关注。而黄文海身为一个艺术家,这几年创作纪录片居多,比如《梦游》,他把常规纪录片与虚拟结合,创作影像,空间,装置结合的作品。我觉得这种过渡是自然的,就好像今天张元办的个人展一样。不是变成更完整,更多美学,而是同一时段选择创作出这种艺术作品。
  

2010-10-23 18:34:01  卢志新

  个人感觉
  
  张元个展 有些奇怪 董冰峰的回答也没有说出具体的理由
  
  想知道张元和独立电影的关系,哪位可以讲讲古
  
  先谢过了:)
  

2010-10-27 14:55:56  咕噜豆

  韩主席东说:
  
  10月25日 23:32
  作为评委会主席备感压抑,因为总是代表评委会集体发言,个人的意见只能在内部交换,而无法及时告之观众。好在结束了。好在网络是不受限制的。
  
  10月25日 22:35
  这次的十部电影,我喜欢的有五,《寒假》、《老驴头》、《光棍儿》、《清洗》、《刺痛我》。《寒假》既有力又好,《老驴头》符合各项关于中国的国际性标准(绝对褒义),《光棍儿》邪门,《清洗》中规中矩,且不平庸,《刺痛我》花了功夫,虽说故事比较老套。
  
  10月25日 22:25
  大奖已评出,李睿珺的《老驴头》。红旗的《寒假》未能评上我很遗憾,自然红旗也不需要这个奖(这也是评委剔除红旗的一大理由)。《寒假》是我看过的红旗最好的电影,形势感强烈,很有爆发力。强烈向大家推荐!
  
  10月25日 22:13
  回南京参加第七届中国独立影像节,背着个包从机场直奔会场,然后住宾馆,看几天电影再背个包回深圳,就像个外地人似的。在自个儿的城市当个外地人,这感觉很奇妙。
  

2010-10-27 14:56:46  咕噜豆

  他的微波上的,很真实哦
  

2010-10-27 19:58:49  卢志新

  感谢咕噜豆转发:)
  

2010-10-31 14:54:37  咕噜豆

  卢志新是不是那个火山爆炸头的记者?
  

2010-10-31 15:16:40  卢志新

  那个是泥巴,我靠,我是个接近光头的
  

你的回应...

请先登录后回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qvuJAtoOBdFKiXEb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