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剪掉翅膀的卡梅隆就是杨蕊  《翻山》导演杨蕊的长篇专访

2010-06-13 17:21:58   来自: fanhallfilm
  (现象网访谈)关于杨蕊的《翻山》有各种各样的评论,部分国内外评论的摘要可以透过以下地址查阅:http://fanhall.com/group/thread/16551.html 其中有一国外网站这么评论:“有的电影能让影院爆满,有的电影却让影院无人问津,两个极端之间是那些中等电影。而在三种之外,还存在另外一小批电影,也是最让人感到神奇的:这种电影让影院慢慢地走人。《翻山》就进入了这样的精英俱乐部。”
  
  杨蕊说:“我也知道在国内争议特别大,而且拍砖的是远远多过叫好的,这是特别正常的,我认为你作为一个实验的形态出来,骂其实是最安全的,反倒是怎么去评述它是最不安全的,因为它很大程度上是不可解的,在很多人的观影习惯里面不可解,所以我现在就觉得,我现在希望的就是《翻山》能够让更多的人看到,但是我并不介意怎样评价它,你说它病态,说它失败。我也看到有报纸在说,说这个是把跟观众不交流的做派已经演绎到了极尽的地步,彻头彻尾的呈现了失败的模样,这个都特别正常,但是我想假以时日,时间会告诉观众,我是一个最诚恳的交流态度。”
  
  关于杨蕊的基本情况及作品,可参阅:http://fanhall.com/im10798.html 现象网专访了杨蕊,专访目录:
  
  记者按
  它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恐怖片

  
  他山之石可以成人 之 德莱叶
  在《翻山》里,我是站在阿彼察邦的反面的

  
  返回电影本体
  拍摄《翻山》的一个经历,我觉得是一个打开自己的过程

  
  临界状
  纯粹的幻想或者纯粹的真实可能都不是我真正感兴趣或者关注的状态

  
  理性源于什么?源于恐惧
  这个电影最直接的展现了人的一种本质状态,也就是一种恐惧的状态。

  
  我和你98分钟的交往
  如果从人的本质来讲,人和人之间是很难能沟通的,电影像一个人一样

  
  剪掉翅膀的卡梅隆就是杨蕊
  我觉得卡梅隆是一个非常牛的实验片的导演

  
  两个老人一台戏
  两个老人故事之后,你会发现这个故事就是向一种无力感转化了

  
  看《翻山》在我这儿应该有150遍
  《翻山》现在是我最爱看的一部电影,这太自恋了

  
  《翻山》是个恐怖片?
  希望你感受到这种恐惧之后,你感觉到真正的安全感的存在

  
  《翻山》之后是涉水?
  其实我是把它当做一个完整的艺术系列来做的

  
  没有翅膀的电影也能找到钱
  我知道你是想找一些以资借鉴的,但是你会发现,我下一部都不知道资金会不会可以克隆这样的模式。

  
  导演,我觉得这个电影是给盲人拍的
  其实视觉已经不重要了,故事也不重要了,情节、表演都不重要了,声音本身超过了一切

  
  设备
  其实这个电影之后,我还是希望要做一部DV作品

  
  发行——分账
  从今年的5月到明年的5月放一年

  
  记者按
  它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恐怖片

  
  这次杨蕊的访谈,时长120分钟,《翻山》时长92分钟;字数两万五千字。
  对此次访谈,记者自我评价:爽。
  
  此次访谈基本没有能按照之前所列的采访提纲行事,只能丢掉那些虚晃的枪法,直插核心,并无法自拔。核心是什么,当然不是《翻山》,是杨蕊本人,是她的思考。让我惊讶的不是她对《翻山》的阐述抑或称作辩解,而是她的那套体系。一旦建立一个体系,那么无论他者扔一个什么问题与她——尖锐、刻薄、调戏、反讽等等怎么样都好,都只会被它消化。这简直是一个媒体人黑洞。这次我不幸遇上了。
  
  她说《翻山》是一个全息电影,和《阿凡达》异曲同工。
  
  杨蕊还说《翻山》是一个人,你不是在看电影,你是和他在交往。用我的话来说,这次没有做访谈,是在交往,不是和她在交往,是在和我自己在交往。所以此次访谈与《翻山》无关,与杨蕊无关,是我自己的一次翻山,欢迎偷窥。
  
  做访谈时我说:我只能不停的点头。因为我感觉杨蕊在帮我整理我脑袋里面的堵得慌的那些碎片式的词句所构成的(世界观、人生观),只是从她的嘴里把象牙有条有理的吐出来而已,这样说来,这次访谈只不过一次梦呓,请慎入。
  
  当然做这个访谈整理的时候是清醒的,下面将列出此次访谈的大致内容:
  
  杨蕊的所受到其他导演的影响,远的是德莱叶(Carl Theodor Dreyer ),近的,直接的是田壮壮。不过她都在对他们做了内部的改写,也就是‘质变’——杨氏电影。
  
  八卦之“杨蕊导演与壮壮导演的‘一见钟情’”。
  
  她最爱看的电影是《翻山》,至今大致看了150遍。为什么,因为它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每一次进入,都会有不同的选择,于是感受不同,结果不同,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是全息的。因为她是砍掉翅膀的卡梅隆。
  
  所以她认为中国独立电影的出路在于砍掉电影的翅膀,返回电影本体。
  
  于是文明也不过是那些翅膀,对于人最本质的冲突根本没有解决过,特别是工业文明更加加速加剧了这种冲突。
  
  所以《翻山》的意图是直抵核心的,直抵人。就是《皇帝的外衣》电影版。
  
  而《皇帝的外衣》不是写给有眼睛的人看的,是写给盲人看的。《翻山》同。为什么是拍给盲人看的呢?它的声音是我所看到过的小成本的国产电影里做的最好的,它是如何做到的呢?欲知详情,见此访谈分解。
  
  最后声明一句,虽然导演说此影片无法归类。但是记者个人认为,它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恐怖片。
  

2010-06-13 18:22:23  金鹏

  感谢整理。
  最好能有片子看,否则很难受
  

2010-06-17 08:37:02  孤岛 (北京)

  据我参加了上海放映的同学说,实在太闷了,没几个看完的。而且对导演在开场前说“希望大家注意声音“感觉不太舒服,觉得既然作品拿上台面,那就不要强制说希望观众怎样,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吧。
  

你的回应...

请先登录后回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言

> 相关话题组:

电影论坛

ZyDrfuvkpl 加入了现象网,大家鼓掌!